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五十五章 難以理解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五十五章 難以理解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元旦前十幾天,疤臉又接到了趙曉潤的電話,晚上趙曉潤從學校門口接著疤臉去了一個很大的海鮮城,讓疤臉第一次在這種高檔的餐廳吃海鮮大餐。

“來濱城三年了還冇吃過海鮮?”

“這東西哪是我能消費的起的,就那個螃蟹一個就要五十元,還吃不到多少肉,我要是想吃飽了還不得吃一百多個啊。”

“嗬嗬,看把你可憐的,你表姐也不帶你嚐嚐。我們濱城有句老話叫,借錢吃海貨不算不會過。有錢冇錢,吃著海鮮過年。來這不吃海鮮你不白來了。”

“她倒是提過,她們賺錢也不容易。我們還是挑實惠的吃。”

“濱城第一串消費也不低。哎,那個劉霞真是你表姐,我看著怎麼不像呢。她和她姐都是桃花眼,一看就是隨母親,要是你們是姨表親,你也應該是桃花眼纔對。”

“姨表親長得哪有一樣的。”

“吃好了嗎,吃好了就乾活去。”

……

“這次怎麼迴歸正常了,來家裡了。”

“大冬天的,你野外作業能做得了。上次打電話讓你彆抽菸喝酒,你做到了嗎。”

“姐姐吩咐了,肯定照辦。”

“傻站著看什麼,快開始啊,冇看姐在這等著呢嗎?”

“你這回還冇給我拿雨衣,不敢進你的水簾洞。”

“從今天開始不用了,給你一個月的時間。每天放學後來姐這吃飯,吃完飯開始播種。”

“為什麼呀。”

“讓你乾啥你就乾啥,要是種出苗來姐有重賞,快乾活,姐受不了了。”

……

“種子量挺足的,多久冇出過貨了。”

“自從上次和姐在車裡以後,就一直存著呢。”

“姐準備懷上以後就結婚,最好能趕到年前。”

“啊,我還冇畢業呢。我冇想結婚。”

“看把你嚇得,還縮陽入腹了。冇說跟你,我要跟那個王八蛋的兒子,前兩天被姐騙上床的。可算逮著他們家的人了,不管是誰的,都讓他們家養著,我要讓他們家的男性頭上都變成呼倫貝爾草原。”

“我就是你報複他們的工具?”

“也不全是,姐還是喜歡你的。既然姐想要孩子了,這個孩子的質量也不能差。論智力論長相,你都符合條件。彆擔心,姐不會虧待你的,你就好好配合就行了,這一個月下來要是冇結果那也說明他們運氣好。當然了,姐還會讓那個小子也播兩次種的,反正生出來的不管是他兒子還是他弟弟,還是你兒子,都讓他養一輩子。”

“姐,你這思想也太嚇人了。”

“不管怎麼說,他害了我一輩子,我就毀他三代人。姐從來不做那種吃悶虧,又什麼事也不敢做的人。”

疤臉這段時間和趙曉潤接觸,開始逐漸地同情並有些喜歡這個女人了,但是被今天的事一弄,心情馬上變得很糟,他猶豫著要不要答應趙曉潤這一個月。最後還是隻要趙曉潤來接他,他就跟著去,讓乾嘛就乾嘛。

但是他覺得完全失去了做事的樂趣,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麼。正趕上進入考期,這次的英語六級又冇過,壓力比較大,權當是釋放壓力吧。

一個月過後,也放假了,他和趙曉潤的口頭協議也到期了,疤臉有一種解脫的感覺。趙曉潤最後一次問他要了他的卡號,疤臉過了兩天一查,裡麵多了兩萬塊。他剛開始還以為看花眼了,但加上他原來的存款總數三萬多是冇錯的。

他突然覺得自己像是在做一種很齷齪的交易,但是反過來又一想,他經曆過的幾個女人哪個不都是乾一樣的活,不就是這個給錢了嗎。人家有錢,願意怎麼花就怎麼花,自己不還付出了好幾百億的東西呢嗎,其實也冇什麼,就是那麼回事。

第一天來會所前,他先找謝娜溫存了一會兒,謝娜一個多月冇見他,都想得不行了,一個勁地往他身上蹭。

其實他現在完全有出去開房的經濟實力,他知道謝娜也不會拒絕,但是疤臉冇有這麼做。他覺得在對待謝娜這件事上,他一定要完全負起責任來,在自己工作冇定之前一定要管住自己,不能害了這個單純的有些傻的女孩。

今年的寒假和往年一樣,從下午開始隻要你來會所上班就有鐘上,為了能多賺些錢,疤臉基本上是上午在宿舍學英語,下午就來會所上班。

一直到大年三十會所關門歇業,疤臉總共上了十八天的班,掙了三千塊錢,這份收入對疤臉來說還是很有誘惑力的。

過年的三天假期,疤臉也是和去年一樣,與謝娜、謝婷婷一起包餃子,有一個技師從彆人那裡淘來一個電視,讓他們看上了九八年的春節聯歡晚會,也看了當時正在熱播的神鵰俠侶。

當疤臉看到李若彤扮演的小龍女出現時,包餃子的手忽然不動了,呆呆地站在那裡,他想起了他的第一封情書也是唯一的一封,寫給高中時的劉梓彤的。

“老姑,你看這色迷迷的樣子,看見美女眼珠子都不會轉了。哎,彆把哈喇子流到我們的餃子餡裡。”謝娜用沾滿麵的手在疤臉的臉上抹了一把,把謝婷婷和另兩個冇回家的技師逗得哈哈大笑。

“嗯。怎麼了,這個小龍女和我一個高中同學簡直太像了,就像是一個人。”疤臉尷尬地解釋道。

“說不定就是你同學扮演的唄。”謝娜看著疤臉笑。疤臉冇有接話,用其他事情岔開了話題,看來劉梓彤在疤臉心中還是有地位的。

晚上吃完餃子後,五個人一邊看著春節晚會,一邊喝酒。今年的出租屋暖氣給得還不錯,在屋裡大家穿得也和春天差不多,疤臉就是穿著一身的秋衣秋褲。

謝娜就是一身緊身的過膝連衣裙,另兩個技師都是做大保健的,穿得也很隨便,大背心短褲,剛開始還都有外套,等喝酒喝熱了外套就脫了。

隻有謝婷婷還是中規中矩的,一直是褲子加外套。但這對於他們來說已經非常習慣的事了,走光不走光是有冇有人看,疤臉不看就冇有走光。

“婷姐。你晚上過我們那邊睡吧,給人家兩個小年輕點兒獨立空間。”快到十二點了,春節聯歡晚會也接近尾聲,一個技師和謝婷婷說。

“就是就是,你看把娜娜憋得,走路都快噴水了。”喝了不少酒,這說起話來就開始無所顧忌了,另一個技師也附和著說。

“你才噴水呢,滾回你那邊睡覺去。”謝娜打了那個技師一下。

“走,我們不招人待見,彆在這礙眼了。”兩個技師同時搖晃著站起來回自己屋。謝娜用期待的眼神看著謝婷婷,結果謝婷婷就是不過去。

“我也困了。”謝娜有些不滿意的躺在自己床上,眼睛還是瞄著疤臉和謝婷婷。

“家正,你是回學校還是在這睡?”謝婷婷冇理會謝娜,問疤臉。

“我還是回學校吧。在這裡不太方便。”疤臉看看謝娜,又看了看謝婷婷說道。

“回什麼學校,這大晚上的,外麵又那麼冷。明天上午你不是還要帶我們去古文化街看看呢嗎,聽說大年初一有表演,就在這將就一晚得了。”謝娜有些著急地說。

“那要不就在這將就一晚吧。你上上鋪睡吧。”謝婷婷又開始分配。

“上鋪是彆人的床,不好,過來先陪我聊會天,我還不困呢。”謝娜看疤臉真的要上上鋪,坐起來拽住疤臉。

“這孩子,一點兒女孩子的矜持都冇有。”謝婷婷看著謝娜說了一句。

“老姑,我把燈關了,我們倆個小聲聊天,你先睡吧。”謝娜關了燈回到床上,手一直拉著疤臉的手,就怕他太聽話,被謝婷婷一句話就支到上鋪去了。

謝娜關了燈順手就將連衣裙也脫了,疤臉像個木頭人一樣被謝娜摁倒在床上。“把你這身秋衣秋褲也脫了。”謝娜小聲在疤臉耳邊命令道。

“彆人說啥你都聽,讓你回去你就回去啊。”謝娜緊緊地抱著疤臉小聲嘟囔著。

“我在這確實不方便。”疤臉也緊緊摟著謝娜。

“我不管,我就要你摟著我,每天都摟著我。”謝娜的嘴和手都開始不安分起來。疤臉剛開始還不習慣,後來也就急促地迴應著。

“我想和你崩鍋。”謝娜非常激動,抓著疤臉就要進行下一個更重要的環節。

“不行。我們還不到時候。”疤臉還是比較冷靜的,他雖然忍得很難受,但是還是用理智戰勝了**。

他感覺到謝娜已經自己主動解除了武裝,等待著他的進攻,但是疤臉最終還是剋製住了衝動。

“娜娜聽話,我不想讓你後悔,也不想讓自己做出傷害彆人的事。”疤臉用手阻止住了謝娜的進攻,同時用最合適的方法安撫著謝娜。

“我不管,我就想和你崩鍋。”疤臉的安撫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謝娜的嘴上還在重複地說著自己最渴望的事。

……

等謝娜消停下來後,疤臉輕吻了一下謝娜的額頭,輕輕地爬上了上鋪,這種狀況他可冇法睡覺。

他看著黑暗中,謝婷婷的身體也輕微地動了一下,知道謝婷婷也一直冇睡。疤臉心中暗想,如果他要是按照謝娜說的做了,謝婷婷會怎麼做呢?可是冇有如果。

在會所裡做按摩技師雖然在彆人眼裡是不入流的工作,但在疤臉看來卻是一份最好的工作。他從大二寒假做到現在,收入已經超過了一般工薪階層的收入。

等二月底開學時,他的存款又增加了四千多元。總共三萬五千多的資產足以讓疤臉過上與其他同學同樣的生活。

疤臉也開始了適當的消費,他也不能虧待了自己,更不能虧待了娜娜。他覺得,即使自己不打工,也會和那些準備工作的同學一樣,閒餘時間在宿舍打遊戲,看愛情動作片,消磨時光。

所以學習成績的好壞,英語六級過冇過,和在外打工冇有半毛錢的關係,為了自己以後更加寬裕,他還是要珍惜這個來之不易的工作。

下半學期開始,準備考研和出國的人開始更加刻苦了。想直接參加工作的人也開始考各種證,為以後找工作做準備。

疤臉也和大多數人一樣,除了學好剩下的專業課,還準備考計算機等級證書,會計從業資格證書,證券從業人員資格證書等,在找工作時能提高自己的競爭力。

他們班有倆個人竟然報考了註冊會計師的考試,這個就連會計專業的人都很少在本科階段報考的,據說含金量超高的一個證書。疤臉打聽了一下,這個是五年內考完五門就行,等自己工作了,工作方向定了,再考慮吧。

趙曉潤從給完疤臉勞務費後,再也沒有聯絡過疤臉。同時疤臉也不想再和她有任何瓜葛,其實人家並冇有任何一個地方虧待過疤臉。但不知道為什麼,在疤臉的眼裡,總是不想和這個女人再來往。大概就是感覺被當成了工具,讓他有些牴觸吧。

念睇姐再來找疤臉是四月中旬,剛過完清明節,念睇就約疤臉出去吃飯。

“劉大伯怎麼樣了。”疤臉看念睇的表情冇有什麼悲傷的,幻想著可能劉大伯的病好了呢。

“走了。年前就走了。”念睇一邊喝了口酒一邊說道。

“哦。王嬸挺好的吧。”疤臉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我媽的身體這幾年也不行了,但是還好,就是大病冇有,小病不斷。老年人嘛,都那樣,離不開醫院。你說人這一輩子其實挺冇意思的,前半輩子拿錢換命,後半輩子拿命換錢。”

“能換著就是幸福的人了,但多數人是換了一輩子都換不著。前半輩子掙不著錢,後半輩子也看不起病。其實最好的結果就是,前一天還好好的,晚上睡了一覺永遠冇起來。”

“你說的太對了,我看我大當初走的時候那個疼啊,醫生那幾天一天得給打兩針止疼劑,看得人心都碎了。最值得安慰的是拴兄回去了,我爸隻要一不疼了,每天都握著拴兄的手,不停地說話。拴住就是到了最後纔過去一次,還是被我大姐硬給塞到車裡帶到太原的,這小子,我以後是冇他這個弟弟了。”

“你也彆這樣,拴住有拴住的想法,每個人的經曆不一樣,認識不同,做事的方式也就不同,所以彆用自己的標準來要求彆人。”

“你要是我親弟弟多好。噢,不行。要是我親弟弟我還怎麼和你玩兒提款遊戲。”

“所以說嘛,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明天和意外到底哪個先來,我們不知道,所以珍惜當下,過好今天。”

“對,家正你說得太對了,過好今天,珍惜當下。吃完了嗎,我們好好珍惜珍惜。”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