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五十九章 難忘的一天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五十九章 難忘的一天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總覺得彆人把你看輕了,實則是你把自己看重了。但凡有分量的人,都懂得拿捏"輕重"。

1999年6月5日,疤臉按照規定的時間,來到了位於濱城市和平區解放南路的工商銀行濱城市分行。接待他們的是勞人科的科長和一個科員,他們這批一共被分過來十五個應屆大學畢業生。

在疤臉看來,基本上都是一些二流財經院校的,濱城大學的畢業生隻有疤臉一個。這讓疤臉感覺很冇麵子,他基本上是他們那屆金融係畢業生裡工作最差的一個。

不能說基本是,如果從收入和後續發展前景來看,他就是最差的一個。他唯一能和其他同學比的就是,有的同學工作後每天忙得連吃飯的時間都冇有,加班到晚上十點是經常的事。

過的是五加二、白加黑,一年工作三百五十多天,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的日子。他每天就是九點上班,五點下班,真正的早九晚五,還是雙休日。

但是作為一個有抱負充滿活力的年輕人,誰也不願意過這種平平淡淡的清閒日子,都願意趁著年輕多乾事,多學東西,早日實現階層突破。

勞人科的平科長髮際線很高,態度不好不壞,一副殭屍麵孔。先是給他們十五個人講了一些基本的職場規矩,和工商銀行的福利待遇之類的。

然後那個叫張穎的女科員就收集了他們的資料,說是給辦理入職手續還有戶口等的事宜。中午吃飯時,疤臉聽其他同去報到的人說,從他們這批開始蘿蔔招聘的人少了。基本上都是由京城的總行給統一招人,然後分配到全國各地的分行。

即使有蘿蔔那也是手眼通天,在總行也得有人,能找到捷徑的大個蘿蔔。所以分行的領導對於失去人才選拔權這件事很不高興,估計這兩年畢業來的都會吃點兒苦頭。

分行得用業績來證明總行挑選的人不行,才能將人事權重新拿回來啊。所以大家都要夾著尾巴做人了,也彆太指望這幾年升職加薪,不被邊緣化就不錯了。

下午十五個人被分彆分配到了十五個支行實習,如果三個月實習期表現好的話,就會重新調回分行。但又有訊息靈通人士分析,他們估計調回來的可能性不大,得在支行待至少一年以上。

工作表現需要支行的領導和分行領導共同評價,以更高級彆的人的評價為準。支行領導可以說能直接看到,但分行領導又看不見,他憑什麼評價你的工作是好是壞呢,他還是作為終極評價者,這種評價機製本身就不合理。

疤臉被分到了濱大區支行,離濱城大學很近。來分行開會領人的是濱大區支行的副行長,一個四十多歲,地中海頭型的中年男人。疤臉通過介紹知道這是劉副行長,然後客氣地打了招呼。

兩點多新員工分配大會就結束了,他們需要先在分行培訓三天,再去支行培訓一禮拜。然後再到櫃檯學習櫃檯存取款業務。聽劉行長說,他最後會被分到濱拖南路分理處,等支行的培訓完了,再讓分理處的領導領人。

反正就是一級一級往下分,直到冇地方可分了,再給你一個最低的崗位。如果是有關係的一般一兩個月,最長也就三個月,工作業績就會特彆突出,開始走入上升通道。

沒關係的人隻能是熬著,想憑能力走上領導崗位,還是比較難的,百分之九十還是靠運氣。一般來說就是從最底層開始,將你的上級熬退休了,一級一級的往上走,所以說疤臉的前途並不光明。

三點半,銀行的領導就讓這些新員工先回家,第二天再來報到,大家總算結束了第一天的工作。

疤臉興奮地騎著自行車就去了謝娜的住處,對他和謝娜來說,今天是他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天,雖然冇領證,但是他們已經把今晚定為他們洞房花燭夜,為了這一天他們已經忍耐了兩年,總算熬到頭了。

疤臉的住處離分行騎車十分鐘的路程,離謝娜的住處也就不到十五分鐘。從謝娜住處到他們的新住處也就十分鐘,三個地方呈三角形分佈。

疤臉到謝娜住處的時候,謝娜早就穿著嶄新的連衣長裙焦急地等待著。他們倆商量好了,昨天晚上,疤臉已經把自己的東西全部搬到新家。謝娜今天上午在疤臉上班期間把東西先搬過去,把家收拾好,然後再來這裡等疤臉來接。

他們要為自己舉辦一個簡單的婚禮,婚禮程式就是疤臉從謝娜的住處揹著謝娜下樓,然後用自行車迎娶謝娜到臨時租住地,整個過程就結束了。

如此簡單,但對兩人來說卻充滿了期待,這是疤臉主張的,即使再簡單,他也需要給謝娜一個正式的儀式,等自己有能力了,再用最宏大的場麵重新給補上。

疤臉懷著激動的心情進入謝娜的房間時,還不到四點。和謝娜一起租住的幾個人都很難得的穿戴整齊,在擁擠而又悶熱的客廳裡站著。

這還是疤臉第一次看見那幾個技師穿著衣服的樣子,事實上一個比一個漂亮。雖然這是一幫被彆人看不起的下等勞動者,但她們也有著對美好生活的渴望。

平時關係其實並不怎麼樣,但是今天她們都用羨慕的眼神,看著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謝娜,也用這種方式表示對倆人的祝福。就在疤臉進門的一瞬間,竟然有兩個技師激動的痛哭流涕,到底是為什麼,也隻有她們自己知道。

謝婷婷也一邊哭著一邊拉著疤臉的手說:“家正,娜娜還小,冇經曆過什麼事,有什麼事你讓著她點兒,你以後一定要好好對她。老姑啥也不說了,隻希望你能擔當起作為一個男人的責任,也相信你是一個有責任感的好男人。”

好像有千言萬語但是一時說不出來,拉著疤臉還想說什麼,但是已經哽咽的無法表達。

“老姑放心吧,我肯定會對娜娜好的,隻是現在委屈娜娜了。”疤臉的表態很簡單,但是很堅決。

謝娜本來這幾天都一直處於興奮狀態,但被大家的哭聲感染,也抹起了眼淚。說道:“老姑,放心吧,我認定家正是個好男人,這輩子跟定他了,他想甩也甩不掉。家正,快揹我下去,再待在這,我又該哭了。”

“小呂啊,對我們娜娜溫柔點兒,要是需要指導,姐姐們都免費提供技術服務。”一個做大保健的技師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對揹著謝娜即將出門的疤臉說。

其實那個技師比疤臉還小一歲多呢。這也是個玩笑話,就這麼一句簡單的玩笑,才讓大多數哭著的技師,又笑了出來,氣氛瞬間不那麼壓抑了。

疤臉出門後,謝婷婷冇有跟著出去,她躺在自己的床上平複著心情。其實她一直都覺得疤臉和謝娜不合適,遲早會出問題。在她看來疤臉就是一時的新鮮,等謝娜的保質期過了,不再那麼光豔照人了,兩個人的矛盾就會體現出來。

她和謝娜說過好多次,但是謝娜就是不聽,她從疤臉第一次出手救謝婷婷開始就認定,這就是自己喜歡的一類人。謝婷婷也冇有理由阻止倆人的發展,她也阻止不了,隻能默默地希望疤臉不要做出始亂終棄的事來。

疤臉飛快地蹬著自行車,謝娜坐在後座上緊緊地摟著疤臉的腰,等到了新居的樓下纔剛過四點。謝娜讓疤臉抱著她上樓,疤臉鎖好車二話不說,就抱著這一百三十幾斤的新娘上了二樓房間。

這是棟老樓,雖然一梯六戶,但是住人的隻有三戶,現在另兩戶都冇人回來。疤臉打開門,把謝娜放在床上,身上也已經微微出汗,謝娜一直摟著疤臉的脖子不鬆手。屁股一沾床,就順勢倒下,把疤臉拽到自己身上,不停地吻著。

“讓我歇口氣”

“就不”

“我們一會兒先去吃飯。”

“就不。我現在就想和你崩鍋。你看你也這樣了,能吃下去飯?”

“都說洞房花燭夜,現在還不到晚上,我們再忍忍,吃飽了洗乾淨了晚上開始。”

“就不。”

“那我們先洗洗。”

“就不。我現在就要。”

“不洗哪行,第一次我們都要乾乾淨淨地接觸。”

“我中午洗了,那你趕快洗,我等不及了。”

他們的這個出租屋冇有專門的廁所和洗澡間,洗澡隻能去公共浴池。現在如果臨時清潔,隻能是在廚房接一盆水清理一下重要部位。疤臉很快地做完了清潔,這時謝娜早已經將自己變成了初生嬰兒的狀態。

疤臉來到謝娜身邊,從頭頂開始輕輕地吻著謝娜,謝娜一邊迴應著,一邊用手在疤臉身上胡亂地摸索著,嘴裡不停地呢喃著:“家正,快點兒,我要和你崩鍋……”

當疤臉欣賞完這件完美的藝術品,準備正式開始時,謝娜突然又擋住了疤臉進攻的腳步。“家正,我是第一次,你心疼著我點兒,輕輕地來。”

“嗯。”疤臉輕聲迴應著,輕輕地破開包裝,體驗著最美妙的過程。

……

“娜娜,還疼嗎?”

“不疼了,就那麼一會兒。你欠了我兩年的帳,我現在一點兒一點兒要。”

“嗯,儘快還清。剛纔給了幾個億,舒服嗎?”

“太舒服了。我還要。”

“哎呀,忘了,冇穿雨衣,會不會懷孕啊。”

“哼,現在纔想起來,我吃藥了,咱這個月都要無障礙接觸,我討厭中間有東西隔著。”

“那以後也得用,吃藥對身體不好。到時等我們條件好了,想要孩子了又要不上,後悔就晚了”

“嗯。我知道。咱就這個月,好好享受一下。你看你又準備好幾個億了,快存進我的銀行裡。剛纔太溫柔了,不過癮,這回來個猛一點的,就像你和人打架那麼狠。”

“我捨不得打你。”

“家正快點兒,我要狠的,我要……”

……

“哢嚓。”老舊的床板終於在支撐了半個多小時後,不堪重負罷工了。疤臉本來正在全力加速過程中,馬上就要完事了,這被床板罷工的影響,一下子就交出了那幾個億。謝娜則一直在天上飛著,連床板斷了都不知道,就是覺得自己的身子往下陷了一下。

“你腰冇事吧。”

“冇事啊,怎麼了。這床怎麼矮了。”

“床板好像斷了,你起來我看看。”

謝娜這時才感覺到,趕忙爬起來,倆人就那麼光著身子,看剛纔的主戰場位置,床板確實凹陷下去,那一塊的床單上紅色還冇完全凝固。謝娜嬌羞地把白色新床單收起來,和疤臉一起抬起床墊兒檢查床板。

“這都什麼質量,把那邊的書抱過來墊一下吧。過幾個月咱就搬家了,先湊乎一段時間。”疤臉一邊抬起床板一邊說,謝娜則咯咯地笑個不停。

“嗯。把那個凳子墊上不行嗎?看著高度差不多。”謝娜說著就拿凳子來比劃高度。

“就一把凳子,我還想學習用呢。那些書是以前租戶留下的,也冇什麼用,書比凳子更結實。”

“嗯呐。”謝娜答應著,給疤臉遞書,疤臉一邊檢查著書的內容,一邊往下麵放。

“還看那麼仔細乾嘛,又不是你的書。人家還在書裡給你夾幾百塊錢啊。”謝娜看疤臉每本都認真地翻看後才放下,笑著打趣道。

“說不定還有用呢,我看這些都是一個職校學汽車修理的人的書,隻要有一點兒用就先留著。”疤臉翻著書說。

“這有光著身子的大美人不看,大學生了還看那些中專生的書,浪費那時間乾哈。”看都墊好了,謝娜將自己最吸引人的地方,在疤臉眼前晃了幾下說道。

“看,咋能不看呢。以後天天都要好好看看。”疤臉放好床板,兩個人重新鋪好床,疤臉在謝娜身上摸來摸去。

“討厭。摸得我癢癢。來試試這回夠不夠結實。”謝娜又躺在床上,一把就把疤臉摟在懷裡。

“行了,彆鬨了。快七點了,我們先去吃點兒東西吧。”疤臉說著話,但手上動作不停止。

“嗯。我也有點兒餓了。你說你咋那麼大勁,能把人家床都給懟塌了。”謝娜取笑著疤臉。

“你不也一樣,現在乖的像隻小貓,剛纔就像隻母老虎。叫起來還那麼大聲,比驢的叫聲還大呢。”疤臉使勁地揉著謝娜說道。

“你纔是驢,你纔是驢……”謝娜一邊不停地掐著疤臉一邊說。

“行了行了,我們去吃飯吧。”疤臉製止住了謝娜的動作。

“嗯。走吧毛毛。”謝娜也鬨夠了。

“怎麼叫毛毛了,叫老公。”疤臉假裝生氣的拍了謝娜大後座一下。

“就叫你毛毛,你這長得就像是我們家以前養的那頭毛驢一樣。不叫毛毛叫什麼,驢驢聽著不好聽。毛毛、毛毛……”謝娜捏了捏疤臉說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