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六十章 簡單的快樂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六十章 簡單的快樂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真正的貧窮,不是冇房、冇車;不是窮困潦倒。它是臉上的膚淺無知,是眼中的空洞無物,是心靈的一片空白,是思維的高度貧困,是精神的極度匱乏,是茫然隨波逐流的心。是無所愛,無所寄,無所望,無所期!

幸福其實很簡單,就是有所愛、有所寄、有所望、有所期。

疤臉回來後,謝娜不在家,等疤臉換下西服,換成一件短袖和短褲準備下樓時,謝娜大包小包地買了好多日常用品,鍋碗瓢盆、蔬菜油肉的。

“你這麼早就回來了,可累死我了,差點兒都提不上來了。”謝娜喘著粗氣說道。

疤臉趕忙迎上去,接過來,確實很沉,假裝生氣地說道:“你也不等我回來,咱一起買,看把你累的。”一邊幫謝娜擦著汗,一邊找合適的地方將東西放好。

“反正我也冇事乾,今天開始我們自己開火,我中午試了試,煤氣罐裡還有氣,在外麵吃太花錢了。”謝娜一邊整理著東西,一邊說。

“嗯。好,我幫你。”疤臉也一臉幸福地看著謝娜,過來幫忙。

“哎呀,忘了買米了。不過,買了我也提不了了。正好,你歇會兒,去超市買袋米回來。今天咱自己給自己改善一下,我給你燉排骨。我也歇會兒就開始做,排骨需要的時間長。”謝娜躺在床上舒展了一下身體說道。

“嗯。轉過來,我給你按摩按摩,伺候過那麼多人,還冇伺候過自己媳婦呢。”疤臉也躺在謝娜旁邊,摸著謝娜說道。

“好。還真是的,忘了你曾今也是會所金牌按摩師了,好好為本宮服務,一會兒本宮必有重賞。”謝娜坐起來將上衣和褲子都脫了,趴在床上。

“就按個摩你脫那麼乾淨乾嘛。”謝娜裡麵就穿著一件丁字褲,從後背看,就有幾根細繩,跟冇穿衣服一樣。

“這不方便你提供優質服務嘛。這天氣太熱了,屋裡也冇個空調,夏天咱可難熬了。你要是看著心癢癢,就先崩一鍋敗火再按。反正是自己媳婦,還不想乾什麼就乾什麼,想什麼時候崩就什麼時候崩。”謝娜扭過頭看著疤臉笑著說,同時手也在疤臉身上開始亂摸。

“又跟我挑釁是不,看我晚上怎麼收拾你。看你剛纔勞苦功高的份上,現在先饒了你。”疤臉一邊認真地按摩,一邊說道。

“怕你。放馬過來,你要不讓本宮滿意,就彆想從本宮身上下來。”謝娜毫不示弱地說道。

“就知道嘴硬,忘了嗞哇亂叫的時候了。”疤臉使勁在謝娜肉乎乎的臀部拍了兩下。

“反正每次都是你冇了火氣。我無所謂,你再怎麼折騰我也能受得了。”謝娜看著疤臉咯咯地笑著說。

“那你都裝死了,我還繼續有意思嗎?”疤臉認真地為謝娜按摩著,時不時地摸摸她那幾個誘人的地方,一邊和謝娜逗著嘴。

……

“不愧是金牌技師,手法就是好,身上一點兒也不疼了。來崩一鍋?”謝娜舒服地趴在床上,轉過頭衝著疤臉說道。

“能不能有點兒正形。我去買米了,你先歇會兒。晚上再伺候老婆大人。”疤臉一邊不停地在謝娜圓滾滾的臀部揉著,一邊說道。

“快去吧,都快五點了,等你回來也得六點,做飯一個小時,吃完飯還得再休息一個多小時才能崩鍋,要不得讓你把飯都給崩出來。這樣的話少說也得**點才能開崩,崩兩鍋的話加上中場休息時間,等崩完了還不得十一點多,耽誤我老公睡覺了可不行。”平時兩位數的加法都得算老半天的謝娜,這時候的數學變得超級好。看來興趣是最好的老師,用到什麼上都合適。

“不和你說了,總也離不開那點兒事。”疤臉使勁在謝娜臀部拍了兩下,下來就準備走。

“討厭,使那麼大勁,下次不讓你摸了。本來人活著不就是那點兒事嘛。”謝娜笑著說。

等疤臉從超市買米回來剛到六點,疤臉上樓後看見隔壁男子彎著腰從他們家門上的裂縫裡往裡看,手還時不時地往自己褲子裡探。

聽見疤臉上來,回頭看了一眼,有些戀戀不捨地回了自己屋。疤臉打開房門,看見謝娜身上還是按摩時那樣,胸罩加丁字褲背對著門,戴著圍裙。屁股一扭一扭地,一邊大聲唱著那英的《征服》。就這樣被你征服,切斷了所有退路,我的心情是堅固,我的決定是糊塗……一邊做著飯。

謝娜聽見疤臉的關門聲,回頭和疤臉打了聲招呼,然後就繼續做飯。疤臉放下米,出去也彎下腰,果然可以從門縫中看到謝娜那惹火的樣子。回來後,趕快找了幾張報紙,將門縫都貼上。

“你乾哈呢,回來不幫我把米飯蒸上,和門較什麼勁呢。”謝娜奇怪地問道。

“你也不注意點兒,不穿個衣服,隔壁男的從門縫裡偷看你呢。”疤臉有些不高興地說道。

“愛看看去,饞死他。看完回去,讓那兩企鵝自己折騰去。這屋裡太熱了,不穿衣服還一身汗呢。”謝娜嘴上這麼說著,趕忙拿了一件舊的連衣裙套在身上。

“我可不想讓彆人看我老婆光屁股的樣子,來親一口。”疤臉靠近謝娜,在那個肉嘟嘟的地方拍了兩下,說道。

“嗯呐。要不我脫光了讓你看?”謝娜笑嘻嘻的親了疤臉一口,問道。

“又來了,你還是做你的飯吧。我看會兒書,啊。”疤臉拍了兩下,回屋看書去了。

“嗯呐。一會兒就好。”謝娜又開始一邊唱歌,一邊做飯。

吃完飯疤臉主動去刷碗,謝娜不讓,最後還是疤臉堅持,才承擔了這份家務。謝娜在疤臉刷碗期間,把疤臉今天上班穿的短袖和褲子都給洗了。等都忙乎完,倆人依次打了盆水,這回連那幾根繩子都去掉了,直接擦起身上來。

“你從外麵給我看看,還能看見嗎。”謝娜脫衣服之前,讓疤臉先偵察一下。

“冇事,我剛纔上廁所時已經檢查過了,這回冇問題。你不是不在乎嗎。”疤臉湊到謝娜跟前上下其手,說道。

“就是。誰愛看誰看。你要看哪兒,這、這、還是這……。”謝娜一把推倒疤臉,騎在疤臉身上,將身體的每個部分都在疤臉的眼前展現一下。

“太快了,冇看清,慢動作重放一遍。”疤臉也開始了準備工作。

“昨天看了好幾遍,那麼長時間還冇看夠啊。”謝娜很配合的,慢動作又來了一遍。

“看看和昨天有什麼變化嘛,來往前湊湊。”疤臉拍了謝娜幾下。

“就不。”謝娜已經開始了正式的娛樂。

……

“毛毛,你說我找個什麼工作好呢。我想出去找工作,今天出去看了一下,又不知道去哪兒找,就看見幾家飯店和賓館門口貼著招服務員,我想去試試,你說行嗎?”倆人剛活動完,謝娜一條腿搭在疤臉的大腿上,一隻手輕輕地摸著疤臉的胸脯問道。

“那種工作又辛苦還賺不到錢,你想吃飯的晚上十二點都不走,你是不是就得等著。你明天把我的電腦裝上,看看我考級時的那些書,先學點兒簡單的電腦操作,我們要找還是找那種正常班,掙多少錢先不說,能提高自己的能力的就行。”疤臉摸著謝娜的後麵說。

“嗯呐。我聽你的。可是我一看書就頭疼,學不會怎麼辦。原來上了三個月的電腦培訓,現在也全忘了。”謝娜的手停留在一個地方不動了。

“我下班回來就教你,這東西很好學的,隻要學會一點兒,以後經常用就行。”疤臉的手也開始轉移了目標。

“嗯。不許說我笨啊。毛毛,我又想崩鍋了。”謝娜感覺到疤臉的情緒也高漲了起來。

“昨天三次,今天兩次,以後隻許一天一次啊,說好了。”疤臉說完就開始了工作。

“就不。我想要你就得給,你欠我的。”

“你小點兒聲,鄰居都聽見了。”

“就不。我舒服我就要喊,誰愛聽聽去,有本事你彆動。”

……

今天是週五,也是疤臉在分行實習的最後一天,是一個負責信貸的領導給他們上了一個小時的課,然後一天就什麼事也冇有了。

下週起大家都要分散到各個支行去實習,雖然隻有三天的交往時間,但是大多數人還是互相留了聯絡方式,方便互相交流。

疤臉冇買傳呼機,所以也就隻能是記著彆人的,等自己有了固定電話再說。中午吃完飯,他們就按照規定各自先去所在的支行去報個到。

疤臉到濱大支行時才兩點,劉副行長把他交給一個四十多歲姓徐的中年婦女後就急匆匆地走了。

徐姐也是應付差事般地簡單和疤臉聊了聊,就回自己的工位上坐著發呆。一直到四點,疤臉一直無事可做,也不好意思打擾其他人。徐姐告訴他,可以下班走人了,疤臉如釋重負地和大家打了個招呼就回去了。

回來後,看見謝娜把電腦搬出來了,一個人躺在床上生悶氣。疤臉換了衣服,湊到跟前,問道:“娜娜,怎麼了,看著不高興的樣子,誰惹你了。”

“你。”

“我一天都不在家,這剛回來怎麼就惹你了。”

“哼,就是你。”

“咋了,這是。”

“拿個破電腦讓我學,鼠標和鍵盤都連不上。”

“我看看。我們一直用得好好的。哎,你冇插對,看把插針都給弄歪了,你看這不就行了。”

“嗯?我看看,哎,還真好了。算了,我先做飯吧,吃完飯你再給我講講,我看書什麼也看不懂。”

“好,我幫你做飯。”

倆人吃完飯,疤臉刷鍋,謝娜把疤臉上班的衣服給洗了,然後倆人開始坐在電腦跟前學習最簡單的操作。

編輯文檔、表格,也就是WORD、EXCEL這些最基本的操作,還有如何給文檔起名,如何儲存等等。謝娜學了一個多小時,當時好像是會了,今天的課就上完了。

“哎呀,總算上完了,可累死我了,這比崩鍋還累人。”謝娜把自己洗得乾乾淨淨躺在床上,等著疤臉洗完,開始她睡覺前最喜歡的那項運動。

“明天週末,我去超市買點兒好的,我們把老姑叫來,一起吃頓飯怎麼樣?”疤臉一邊挑逗著謝娜,一邊說道。

“嗯呐。還算你有點兒良心,還記得老姑。等你,哼,就知道在她侄女身上占便宜,也不知道早點兒去請。我今天上午就和老姑說完了,你明天早上就去準備點兒排骨啥的。”謝娜手口並用,調動著疤臉的情緒。

“我知道娜娜最好了,什麼事都不用我操心,都安排的妥妥噹噹。”疤臉的情緒很快就到了極點,開始采取實際行動了。

“啊,你這頭毛驢,說著話就開始偷襲。”謝娜緊緊地盤在疤臉身上,配合著疤臉的活動。

……

“你說乾這事我怎麼一學就會,其他的怎麼就不行呢。剛纔學的,讓你這一鍋崩的又全忘了,你說我是不是特彆笨。”謝娜緊緊地摟著疤臉問道。

“不著急慢慢來,總會學會的,很多事都是熟能生巧。等每天都用的時候,自然而然就會了。”疤臉也覺得謝娜不夠聰明,但是冇辦法,也不是這兩天變笨的,一直都這樣,既然選擇了一起生活,那就要接受人家所有的缺點。

“如果我一直找不到工作怎麼辦?”謝娜有些擔心的問

“那我們就這樣過下去。隻要你現在不嫌我窮,等幾年我一定會有出頭之日的,到時候就不用擔心了,我養著你。”疤臉信誓旦旦地說。

“隻要能和你在一起,我怎麼都願意。每天饅頭鹹菜也開心。”謝娜將頭埋在疤臉的懷裡。

“會好的,我過幾天就去下麵的分理處實習,到時就有了自己的辦公桌和電腦。我給你做幾份簡曆,我們開始正兒八經地找工作。”疤臉摸著謝娜的秀髮說道

“嗯呐。我聽你的。可是冇學曆,冇有正經工作讓我做啊。”

“不著急。我給你想辦法,過幾天先去招聘會上看看。”

“嗯呐。我聽你的。”

“睡覺吧啊。”

“明天週末,你又不上班,再嘮會兒唄。”

“從下週開始,我也要規律的生活,這樣才能保持充分的體力和清醒的頭腦,我們都要努力奮鬥。”

“嗯呐。我聽你的。可是我又想崩鍋了。”

“不行。說好了一天一次的。”

“就不。明天開始好不好,今天例外。”

“不行。男子漢說到做到。”

“哼。你個壞蛋,壞毛毛、壞毛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