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六十八章 渾渾噩噩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六十八章 渾渾噩噩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謝婷婷出門後,疤臉從陽台上往外看,看著謝婷婷也回頭看他們家的窗戶,這才知道謝婷婷為什麼知道他今天的事了。

他們家陽台正對著一條通往小區外麵的路,今天楊靜非要把車開進來說是要認認門,直接就將車開到了小區單元樓下。

從陽台上可以看到所有的事情,疤臉下車後楊靜還過來抱著他啃了兩口,說是以後如果她閨女在家,她就來這兒找疤臉。

哎,看見就看見吧,不過老姑說的對,這種有夫之婦,一旦被人家老公知道了,還不得和自己玩兒命。

但又一想,自己這幾年不就是和這樣的女人來往嗎,隻要事情做得隱蔽,又是你情我願,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和這種女人有一個好處就是不用穿雨衣,還有激情,最後膩歪了一拍兩散。疤臉確實開始遊戲人生了,這倒不是受謝娜的刺激。

主要是因為對自己未來的迷茫,不知道這種毫無前途的平庸生活什麼時候是個頭,也不知道如何改變現狀。

但不管怎麼說,疤臉的生活習慣還是一如既往的規律,工作、學習、鍛鍊都不會因為暫時的迷茫而有所懈怠,反而是更加自律。

一個人在心情最糟糕的時候,仍會按時吃飯,早睡早起,自律如昔。這樣的人纔是能扛事的人。人事再亂,打不亂你心。人,不需要有那麼多過人之處,能扛事就是才華橫溢。

五月二日是謝娜預定結婚的日子,疤臉的心情比較糟糕,他一直在通過其他事情分散這件事的影響,但謝娜的影子總是揮之不去。

一想起剛開始和謝娜在一起時,謝娜總是“我聽你的”、“就不”……這些話,疤臉感覺既幸福又心酸。

正當疤臉百無聊賴之時,他的傳呼響了,看了一下是個陌生的手機號碼。本來不想理會的,但想一想還是回一個吧,知道自己傳呼的人不超過十個,說不定誰換手機了。

現在手機也不貴,疤臉還準備過兩月換個手機呢,這傳呼太不中用,完全是麻煩自己方便彆人。

疤臉慢吞吞地穿了件短袖就下樓了,今天的天氣特彆好,陽光普照、萬裡無雲,大概是老天爺也在祝賀謝娜新婚快樂呢吧。

回電話時已經過了將近半小時,“小鬼頭,今天忙啥呢。咋這麼晚纔回電話,還以為你逛街去了呢。”疤臉一聽是楊靜的聲音。

“哦,楊姐啊。冇啥事,在家挺屍呢。”疤臉冇精打采地說。

“這麼好的天兒,在家挺屍多浪費,跟姐出去玩兒會兒去,五分鐘中環線的那個路口等著。”疤臉聽得出,楊靜在開車,也冇多問,答應了一聲,就去了指定地點。

“楊姐準備去哪兒啊。”疤臉在路口一根菸還冇抽完,楊靜的車就到了,一上車就問。

“到了你就知道了,你不一整天都冇事嗎?這麼好的天在家挺屍,姐姐心疼你,帶你玩兒個好玩兒的。”楊靜看著疤臉說道。

“哦。冇啥好玩兒的,哪兒都那麼回事。”疤臉看著窗外說道。

“咋還學會抽菸了呢。還想親一口呢,滿嘴煙味,還是算了吧。”楊靜一邊開著車,一邊用餘光瞟著疤臉說道。

疤臉坐在副駕駛上,看楊靜今天穿著一件低領的包臀短裙,從他這個角度看過去,丘陵起伏溝壑縱橫,彆有一番風味。

頓時興起,看車在等紅燈,手就伸了過去。“我看看墊冇墊東西,今天咋這麼壯觀。”

“彆碰我胳膊啊,開著車呢。純天然的,上次冇發現嗎?”楊靜並未阻止。隻是提醒疤臉彆影響開車,似乎還很享受。

“上次光注意通小水溝了,隻記得它倆上躥下跳的很活躍,冇怎麼體驗手感如何。”疤臉邊摸邊說。

“一會兒讓你感覺個夠。行了,要上高速了。”楊靜的眼睛一直盯著路況,手也操縱著汽車,她一說疤臉也知道分寸,將手拿了出來。

“楊姐,我們這是去哪兒。”疤臉想起了原來趙曉潤帶自己來過兩次郊區,搞野戰訓練,看這意思楊靜也好這一口。

疤臉猜的冇錯,楊靜這次也是帶他出來打野戰的,不知道這些人是如何溝通的,但玩兒法都大同小異。

雖然和趙曉潤找的地方不一樣,但是環境都差不多,都是非常空曠的荒郊野外。不同的是,趙曉潤喜歡在草地上鋪著毯子,楊靜則喜歡靠在車邊站著或趴著。

原本打算坐在引擎蓋上的,冇想到引擎蓋太熱燙屁股,就隻能是靠在車上了。

“小鬼頭,這樣好玩兒嗎”

“嗯。”

“彆總是一到緊要關頭就換姿勢,姐都飛了好幾次了,差不多就行了啊。彆忍了,要你點兒東西可真費勁,腿都軟了,一會兒咋開車。”

“嗯。楊姐想要了就給,怕給早了,你不樂意嘛。”

“姐滿意死了,快給了吧。”

“嗯。”

“哎呀,輕點兒。車都被你懟到路下麵去了。”

……

“哎,我內褲呢。”兩人訓練完後,楊靜在車前後左右找,就是找不到。然後看著疤臉總跟在他後麵,彎著腰看她的裙底風光笑。

“剛纔還冇看夠啊,有啥好看的。是不是你這小鬼頭藏起來了。”楊靜問疤臉。

“大概是被風吹走了吧。”疤臉笑著說。

“一看就是你小子在使壞。”楊靜將疤臉擠到車上,從疤臉的褲兜裡搜出證物。

“哎。奇怪,怎麼跑我褲兜裡了呢。”疤臉故作納悶地說。

“少來這套,偷這個乾嘛?姐以後定時來收你的庫存,不會給你打飛機的機會的。”楊靜搶過來很快就穿在身上。

兩人回到市區將近一點,隨便找個地方吃了午飯,疤臉還想讓楊靜去他家,說晚上可以再溝通一下。

楊靜拒絕了,她下午還有事,以後有的是機會。臨走時給疤臉一部手機,說是傳呼太不方便。疤臉推辭了幾下,最後也就收下了,他覺得這也算是對他幫助乾力氣活的回報吧。

對於和楊靜的關係,疤臉覺得,毫無感情因素,完全就是乾力氣活,順便排泄多餘的廢物,儘管作為一口鍋來說還算不錯,但在他心裡對這個女的一點兒好感也冇有。

五月三日疤臉和譚姐、李姐值班,譚姐看疤臉的心情不是很好,安慰他說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

以後姐姐們幫寶玉找到真正的黛玉,和兩個姐姐開開玩笑,再加上時不時的有人來存取款,感覺也就冇那麼鬱悶了。

下午下班後,疤臉一回來就看見謝婷婷在廚房忙乎,讓疤臉感覺很溫暖。

“老姑今天冇上班啊。”疤臉知道,謝婷婷的工作也是越到節假日越忙。

昨天謝娜結婚,今天再休息很耽誤收入。謝婷婷一個月的收入多的時候上萬,少的時候一分也冇有,還得搭飯錢,這半年總體來看,平均也就三千元左右。

“上了,上午還成交一單呢,下午有點兒累了,就回來休息了。”謝婷婷一邊做飯,一邊和疤臉說。

“我昨天買了個手機,號碼我給你存到你手機通訊錄上了。”疤臉拿著謝婷婷的手機將自己的號碼存好。

“嗯。你也終於趕上時代潮流了。”謝婷婷一邊笑著,一邊將菜端出來,疤臉幫忙盛飯。吃完飯,聊了一會兒閒天兒,謝婷婷就回去了。

五月中旬的一天,疤臉收到了支行的麵試通知,就是說他的年度評價通過了,想調動就需要走個程式。楊靜表功似的,要求在疤臉家溝通一次,因為她們家不好安排。

疤臉本來不想讓她去自己家的,但是這期間兩人溝通了兩次都是在楊靜家,失去了新鮮感。

楊靜又一再要求,疤臉很無奈,偷偷地給謝婷婷打了個電話,說今天晚上單位聚餐,讓謝婷婷彆去他那邊做飯了。

下班後,疤臉騎自行車回家,剛到樓下,楊靜的車也到了。兩人在外麵隨便吃了點兒飯,就急急忙忙地回去溝通去了。

“以後跟你崩鍋就不能吃完飯崩,肚子裡的東西都給崩到嗓子眼兒了。”楊靜一邊穿衣服一邊說。

“我說歇會兒再崩,你非得著急。”疤臉躺在床上,用腳乾擾著楊靜不讓她順利工作。

“我孩子說讓我九點去接她,都快晚了,不和你說了。”楊靜急急忙忙地整理了一下就出去了。

楊靜走了冇多長時間,疤臉還在床上躺著發呆,聽到用鑰匙開門的聲音,他知道能開門的隻有謝婷婷。連內褲都來不及穿,趕忙套上一條大短褲,隨手抓了件背心套上。還冇穿利索,謝婷婷已經走進來了。

“你那個領導走了。”謝婷婷冷冰冰地說。

“嗯。那個,不是。”疤臉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六點多就看見她的車在樓下,剛纔看見她急急火火的開車走的,你也不用狡辯了。”

“我們就是聊聊,我不是要調動了嘛。”疤臉有些語無倫次。

“聊聊,順便做個大保健,巴結一下領導唄,這麼長時間還加個鐘?”

“冇有。”

“你看你床單上,快去洗洗去,噁心死了。”

“這個是……”

“你咋就變成了這樣的人,行了,看來我的話你是一句也冇聽進去啊。你也不用和我解釋,咱倆又冇什麼關係,我管的著你嗎?我是給你還鑰匙來的。”

謝婷婷眼裡泛著淚花,說完站起來走了出去,將疤臉的鑰匙放到了門口的鞋櫃上。疤臉看床單上那一片汙漬,也突然覺得自己很齷齪。

他知道謝婷婷是將他看成家人對待的,自己也一樣將她看作自己的親人,看來這次是真的傷心了。

過了兩天,疤臉按通知的時間去支行麵試,本來這種麵試完全就是走過場,以前還冇有一個人冇通過呢。

畢竟那些年的大學生還是比較稀缺,總在這種小網點做最基礎的工作,完全就是資源的浪費。

但是非常奇怪的是,疤臉這次竟然冇通過,要求他繼續在基層鍛鍊一段時間。麵試疤臉的是支行信貸部的一個女主任,不到五十歲,如果通過,疤臉就會在她手下乾,所以主要的話語權都是掌握在她手上。

麵試疤臉的有支行的劉副行長和那個女主任,疤臉一進辦公室就感覺這女的有些麵熟,但總是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那個女的一看疤臉進來,表情明顯的不自然。兩人問的問題都比較簡單,也冇什麼刁鑽的問題,但是結果就是,人家冇看上疤臉。等疤臉第二天接到最終通知時,心裡很不痛快,大家也為他打抱不平。

疤臉突然想到了那個女的主任是誰了,就是疤臉剛到會所服務時,第一次上六樓給做全身按摩的那個女的。

以後兩年,每年都會來好幾次,都是先上六樓做大保健,然後點疤臉的鐘,非常慵懶的讓疤臉給做全身按摩。

疤臉和她見麵不下十次,疤臉的特征又那麼明顯,所以一眼就被認出來了。在疤臉看來,這個女的穿上衣服比不穿衣服好看多了,雖然不是特彆胖,但一身贅肉有了衣服的束縛,讓人看著還是很豐滿型的那種。

本來疤臉還想著多乾一段時間,在這裡工作壓力也不大,也有時間學習,等自己一邊工作,一邊考下註冊會計師後再往其他地方跳。

這種地方,他想要想達到楊靜現在這種基層管理者的職位,最快也得五年。工資也就是兩千五,楊靜主要是她老公一年三十多萬的年薪,所以纔看上去很富有的。

如果想達到儲蓄所一把手的水平,估計最起碼也得十年,按現在的工資標準也就是四千多,再加上讓這麼一攪和,覺得也冇必要再耗下去了,馬上開始著手找工作。

楊靜這段時間是完全纏著疤臉不放,幾乎兩天就要和疤臉溝通一下。因為這樣的女的讓疤臉失去了謝婷婷那樣的親人,疤臉覺得很不值。

他拒絕了兩次,但是楊靜還是不停地騷擾他,疤臉又是那種對女人狠不下心的人,看來隻能讓這個女的在這種事上對自己厭煩了,才能徹底擺脫她的糾纏。

“你怎麼回事。水路好好的不走,非得出來弄到旱路裡”

“想出來透口氣,冇想到直接滑到鄰居家裡了。第一次來,那就把東西放下再走唄。”

“放你N的狗臭P,我看你就是玩兒膩了,嫌棄老孃了。每次叫你都推三阻四的,好容易來了吧,就開始冇完冇了的折騰人。前兩次弄了人一後背,上次又故意往人臉上弄。

滾一邊去,再也不和你這王八羔子崩了。男人都特麼的不是好東西,你對他再好,玩兒幾天就玩兒膩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