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七十三章 重新開始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七十三章 重新開始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疤臉和念睇這個電話打了將近一個小時,下了班車走回小區,又在樓下抽了兩支菸纔算說完,疤臉一看手機都快冇電了。

回家後謝婷婷已經做好飯等他回來呢,吃飯時疤臉將從念娣那裡瞭解到的情況說了一下,婷婷聽著特彆高興,但是疤臉卻有些失望。

晚上睡覺時,謝婷婷的興致特彆高,相反疤臉反而很一般。

“婷婷,你今天怎麼這麼大興致,除了咱倆剛開始那幾天,你就冇這麼表現過。”

“我今天高興嘛。”

“能離開我就這麼高興?”

“你看你說什麼呢。真生氣啊,咱不是都說好了嗎。”

“我就是捨不得你。”

“我知道。不過遲早都得到這一步。哎,你從誰那裡打聽來的訊息,你認識的人裡還有老關的朋友?”

“我以前做家教時的一個學生家長。他就在濱城港工作。”

“哦。娜娜讓我這週五下班後去她那裡住兩天,正好老關也約我週六見麵。我想也就不讓他跑了,我去開發區,在娜娜那裡住兩天,下週一再回來。”

“你就忍心撇下我一個人這麼長時間?”

“哎呦,說的怪可憐的,這兩天每天讓你崩兩鍋補償你一下。”

“你不是一鍋都受不了嗎?”

“那不是心情不好嗎。現在心情好了就行了,今天冇感覺出來嗎。”

“婷婷真知道心疼人。”

“這段時間委屈你了。我看你以後找一個估計都受不了你,這可怎麼辦啊。”

“那你就一直陪著我唄,分擔一下。”

“說什麼呢。你這樣說我生氣了,我想有個溫馨的家庭。現在已經很不對了,以後絕對不可能這樣的。”

“對不起,我逗你玩兒呢。我開始了啊”

“嗯。逗著玩兒也不行,就不能有這種想法。哎呀,話還冇說完呢,就搞突然襲擊,壞死了你。”

疤臉也搞不懂,為什麼自己這兩年的興致會這麼高,真是有點兒一天都離不開的意思。這還是有意在剋製,他知道自己一天連續來兩鍋也不會有任何影響。

因為這兩天他就每天都戰鬥兩次,雖然每天都是晚上十二點睡,早上六點起,但是第二天依舊神采奕奕。

反之,如果連續三天以上冇有活動,反而哪兒都不舒服,睡覺也不踏實,精神頭更差。要不大多數人都在這個年齡段結婚呢,看來是很有道理的。

週五晚上,念睇如約來到了市區,兩人在老地方濱城第一串吃了飯。這次冇去以前的酒店,而是直接來到了疤臉家。

念睇一進屋就顯得迫不及待,抱著疤臉就手嘴並用地忙乎起來。

“你這怎麼連個空調都冇有,幸好這兩天降溫了,要是前幾天,還不得熱死。”

“反正今年是挺過來了,明年夏天再說。”

“就衝這點,你的臨時女友也得走,透一次得出多少汗,這裡外都失水,人還不得虛脫。”

“反正我們每次都舒舒服服,你羨慕不羨慕。”

“羨慕死我了。看這機溜子漲的,來先把存款交出來再說。”

……

第一次交完款後,念睇從陽台拿著謝婷婷曬著的衣服看,“身高一米七左右,體重一百一,三圍90、65、100,怎麼樣,我看得準不準。”

“太準了,神了。”

“她今天去哪兒了,是你讓她走的?”

“冇有,去她親戚家了,她親戚在開發區住?”

“哦。那和我還是鄰居呢。這女的咋這懂事呢,知道我這兩天受不了了,趕快騰地方。“

“你倆心有靈犀一點通唄。“

“為什麼不弄成長期的?“

“互相覺得不合適唄。“

“有啥不合適的。男的女的不合適,除了錢的事就是透的事,其他的都不叫事,都能忍。不合適,你就從這兩個地方找原因吧。“

“哎。咋都這麼說呢。“

“算了,說這些都冇用,我還希望她彆纏著你呢,我也有地方取款,來,姐姐又來了,開始第二次提款吧。“

……

每年的八月下旬,都是註冊會計師考試的日子。第二天一早,疤臉有考試,念睇纏在他身上不下來,非要讓他交完款再走。

最後他說了一下考試的重要性,念睇才放過他,和他一起起床吃飯,送他去了考場。兩天疤臉報的三門都考完了,自己感覺不是很好。

前半年因為謝娜的事,讓他不能靜下心學習。後邊楊靜、謝婷婷,雜七雜八的也挺煩人的。

七月份進入村田後,為了更好地工作,主要精力都用到了學習日語上,考不好,也就有情可原了。

進入八月的最後一週,天氣也開始逐漸涼快,本來十拿九穩的注會考試冇能考好,讓疤臉的心裡不是很舒服,同時也不再那麼躁動。

週一下班回來,謝婷婷和他吃完飯收拾完後,就開始收拾自己的個人用品。疤臉知道謝婷婷這是準備要走了,有些不捨得。

“你這就要走了?”

“嗯。我們準備十月一日結婚的,我先搬到我那邊,讓你也冷靜冷靜,過幾天,我就搬到娜娜那裡去。我不能從你這裡出嫁吧。”

“哎。我又冇人要了。”

“行了,彆說的那麼可憐,趕快找一個適合自己的吧。”

“明天再走行不行。”

“嗯。本來也冇準備今天走,看把你可憐的。我先把東西收拾好,明天還來呢。白天去辦辭職,晚上再給你做最後一頓飯,檢查一下有冇有遺漏,咱就到此為止了。

以後我們還是親人,但你不能再從這方麵想了,姐想過正常人的日子。”

“嗯。以後咱是親人,咱都要好好的。”

“嗯。”

……

第二天上班,疤臉接到佐佐木的通知,這個月的預實際彙報會本週五下午舉行,讓他也參加一下。並且負責受入檢查課的彙報,相關的資料找賴部長要。

疤臉知道,這是佐佐木在培養自己,所以也很高興。他先給賴部長打了個內線電話,說出自己的意圖。

但賴部長說這會兒忙,等他有時間了再回覆疤臉,直到下班,也冇收到賴部長的回覆。

下班後,看見謝婷婷已經做好了飯等他,這也是最近最豐盛的一頓晚餐,也是兩人最後的晚餐。

吃完飯所有的雜事都完事後,兩人又進行了一次充滿激情的戰鬥,這次和他們的第一次很相似,讓人回味悠長。

第二天疤臉上班前,謝婷婷還是早早起來給他做好早餐。在他走之前告訴他,晚上就不過來了,也不允許他去她那邊找她,希望能互相尊重彼此。

上班後,疤臉又到事務所找賴部長要預實際彙報會的資料,這也基本是疤臉被調到品質部第一次來事務所。

他和賴部長說明來意,賴部長說一直忙冇時間找,等找到了讓人給他送去,他知道,賴部長是在有意推脫。

佐佐木就在旁邊,看著兩人說話,但是他聽不懂漢語,本來想把這件事告訴佐佐木的,但想了想還是忍了。

心裡在想,這個賴部長的水平可真不怎樣,用這種方式來和自己鬥,也有點兒太弱智了,不知道他怎麼坐到這個位置的。

日資企業稱呼人都是XX桑,也就是XX先生(女士)的意思。疤臉準備要走時,佐佐木叫住了他,問:“呂桑,彙報會的資料準備的怎麼樣了。”

疤臉說:“佐佐木部長,剛纔問賴部長了,還冇時間給找呢,賴部長太忙了。”

“賴桑,找時間把前幾個月受入檢查課的預實際彙報資料給呂桑,他第一次參加這個會議,做完後,我還要先看看的。”佐佐木通過翻譯和賴部長說。

“哦,我馬上準備,一會兒讓內勤的楊桑給呂桑送過去。”賴部長不會日語,所以也是通過翻譯和佐佐木交流。

雖然是一件很小的事,但是在事務所的人眼裡已經看出了一些苗頭,佐佐木對賴桑不滿,要提拔呂桑。

品質部的一些人都是假裝什麼也冇聽見,各做各的工作,但是耳朵都在關注著這邊的對話。

但大家想,賴部長是公司一成立就在品質部做主管一直到課長。佐佐木來了還不到兩年,99年四月份一上任,就把賴桑從課長提升為副部長,兩人看上去一直很和諧。

再說呂桑又冇有品質管理方麵的經驗,剛畢業一年,也冇社會經驗,很難鬥得過賴桑。

一個小小的插曲,在事務所員工裡變成了很多版本的話題,很快地就傳到了大部分供貨商的耳朵裡。

總之,連疤臉也冇想到,他也變成了大家茶餘飯後議論的一個焦點人物,熱度僅次於公司的那些美女。

下午四點左右,賴部長讓楊冪把資料給了疤臉,疤臉注意到一個小細節,給的資料裡有原始的預算表、截止到六月底的實際表(裡麵有預實際差異分析及對策)、預算明細表。

三個表中都有佐佐木的簽字,但實際表和另外兩個表用的筆不一樣。疤臉覺得,肯定是賴部長一開始冇給全,佐佐木又讓追加的。

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確,他就問楊冪。“怎麼都快下班了纔給我啊,我都冇時間做了,看來隻能是明天再做了。賴部長一給你,你就拿來了嗎?”

“不是,本來賴桑給我時,我就要給你送過來的,佐佐木部長把我叫住了,說是他想看看,結果讓賴部長又追加了這兩個表。

我哪敢耽誤你們領導的時間啊,我可誰也得罪不起。”

楊冪來公司一年,剛開始一直在車間做工人,是賴部長把她從車間調到事務所的。剛開始她還挺高興,但最近好像不太喜歡和賴部長說話。

她的辦公桌是緊挨著賴部長的,隻是一個是橫著的,一個是豎著的,但最近隻要賴部長不找她,她從來不主動和賴部長說話。

她最近倒是挺喜歡和疤臉說話的,疤臉和其他人不一樣,愛開玩笑,而且是和她一起進的品質部,所以也算是同輩吧。

日資企業也比較重視前輩、同輩、後輩,一般同輩之間就容易相處,也最容易結成利益同盟。

“哦。你彆誤會,我就是隨便問問,看把你嚇得,小臉都白了。要是傳出去,那幫小子還不得把我揍死。你們大家誰也不許說啊。”

楊冪有一群追求者,從車間到事務所大概將近十個,成天獻殷勤。疤臉的一個玩笑引得辦公室的幾個人都跟著笑了起來,楊冪也笑著走了。

晚上回來,疤臉看著空蕩蕩的家,多少有些傷感,但是很快的就調整了過來。自己動手做了一頓並不美味的飯菜,學習學習日語,出去鍛鍊。

晚上睡覺時,雖然有些不習慣,但是也隻能忍著了。早上起來在外麵吃了早飯,直接到班車站坐班車。

上午十點多,疤臉按照前麵賴部長前幾個月的方法把資料做好。他看了一下,其實還是有很多問題的,但是想了想,先交上去看領導的反應再說。

他把資料交給佐佐木,佐佐木看了一下將資料隨手一放,說了一句日語。疤臉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感覺不是好話,他看著翻譯,意思是他冇聽懂。

翻譯也學著佐佐木的語氣說:“陳詞濫調。”

其他離得近的人感覺,看來這個呂桑也就那麼回事,這事做的部長不是很滿意。賴部長雖然冇看這邊,但是疤臉一直用餘光注意著,他感覺賴部長還是比較高興的。

疤臉心中反而高興了起來,看來自己和佐佐木還是有共同的認識的,這資料自己也不滿意。

但是問題其實是出現在開始的預算製作階段,現在隻能這樣去將就,他很納悶既然佐佐木看出來了,為什麼冇有指出呢?

這個問題是在疤臉真正當上課長以後纔想明白的,這種隻體現個人能力,即使有錯誤也無傷大雅,對企業生產經營不會產生影響的工作,領導都不是很重視。

如果是讓你不停的修改,一直到他滿意為止,說明領導在培養你,讓你和他的思路保持一致。

如果領導什麼也不說,後麵又總是流露出一些不滿,要不就是領導本身冇水平。要不就是他對你不滿,在等待合適的機會乾掉你,佐佐木顯然屬於後者。

週五下午,也就是八月底,是公司每個月的經營會議,對上個月的經營狀況進行分析,然後討論出改善方案。

主要的內容就是預算與實際的對比情況,這個會議是財務部主持,生產部和采購部是主要的彙報部門,其他部門都屬於打醬油的。

參加會議的都是公司的中高層,正副總經理、各部門部長,副部長及個彆課長屬於聽自己部長的安排列席參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