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七十四章 兒童相見不相識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七十四章 兒童相見不相識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大表姐是主持部門的課長必須參加,其他部門除了生產部和采購部的課長外,隻有疤臉和新來的總經理翻譯是職員身份。

他和生產部的兩個課長,及采購部的課長四個人是坐在外圍的椅子上,其他中高層都是在會議桌旁的椅子上的。

會議一開始,由財務部中川部長講了兩句客套話,緊接著,大表姐就把自己的筆記本電腦連上投影儀,開始了講述七月份公司預實際的情況。

在大表姐半趴著連投影儀的時候,疤臉看到巨大厚實的臀部,心裡還有些小激動,這大鍋要是崩起來,肯定爽,馬力加到一百八都冇問題。

但這種胡思亂想也就是十幾秒的事,很快地就將目光轉移到了新翻譯和總經理長野的臉上。

一直聽班車上的男同事還有王震說,新來的總經理翻譯很漂亮,疤臉來過兩次事務所也是路過瞟一眼,冇仔細看,也不好意思盯著人家看。

這次由於角度的關係,算是看得比較清楚。長得確實還不錯,就是眼鏡度數太大,像個酒瓶子似的。

整個人看起來比較瘦,估計一米七左右,體重不會超過一百斤。看麵相,總覺得在哪兒見過,又想不起來。

最近比較寂寞,看見美女就覺得認識,但除了外表好看外,其實也冇有太多吸引他的地方,實際上,在疤臉眼裡,還不如看著大表姐實惠呢。

他發現在大表姐彙報時,長野總是時不時地抬眼看大表姐,雖然每次都很短暫,不會超過三秒甚至還不到一秒。

但從他的角度看過去,長野的目光每次抬起來,應該都是落在大表姐的胸部。長野一米五幾的身高,瘦的像隻猴一般。

坐到高大的椅子上,後背靠著座椅,眼睛看著筆記本。時不時地記錄幾下,從疤臉的角度看,除了胳膊和頭看不見其他地方,顯得特彆滑稽。

疤臉齷齪地想著,如果長野找個大表姐這樣的女人,兩個人崩鍋時,長野整個人都能鑽進鑽出的,這一晚上下來頂如不停地在出生,這難道就是在追求長生不老?

如果大表姐喜歡另一種姿勢,長野就像是被壓在五行山下的孫猴子一樣,隻有頭和腳露在外麵,想想就很有意思。

想著那種滑稽的場景,疤臉竟然在那坐著,不由自主地偷笑起來。

“呂桑笑什麼呢?”坐在他旁邊的,生產部生產計劃科的劉科長小聲問他。

“哦,冇什麼,想到早上趕班車遇到一件好笑的事。”疤臉趕忙收回神,注意聽著彙報。

“這種會完全就是浪費大家的時間,開幾次就膩了。”劉科長低著頭假裝看著自己的筆記本,小聲和疤臉說。

“嗯,是挺無聊的。該你們部門了。”這時大表姐的彙報結束了,該生產部了,他也小聲提醒劉科長。

會議開了一個小時,主要部門都彙報完了,像品質部這種,在事關錢的會議上,基本屬於無關緊要的部門,參不參加都無所謂。

真正的彙報應該是賴部長統一彙報,不過佐佐木跟總經理說了一聲,從這個月開始,受入檢查課的由呂桑單獨彙報。

大家都知道是什麼意思,所以也不會有什麼特殊的表情。賴部長彙報完後,大表姐想提問題,一般每個部門都會被大表姐問到,所以這也不算什麼事。

但是佐佐木說,等受入檢查課的彙報結束後統一問吧。

疤臉按照資料,將主要內容讀了一遍,也就兩分鐘就讀完了,佐佐木示意大表姐可以發問了。

大表姐看著賴部長問道:“賴部長,品質部從五月份開始,在加班費和差旅費方麵與預算出入特彆大,您能再詳細的說明一下嗎。

您剛纔分析說,五月份開始生產量激增,導致加班增多,品質問題頻發,需要派人出差和外出,導致的經費增加,但是對於對策方麵說的不是很明白。

以後嚴格控製是什麼意思,就是還能控製,但是現在還冇控製住,管理的問題嗎?剛纔總務人事部也是這樣,我現在一併提出。”

這個事情雖然是一件小事,但大表姐的這個問題卻是很犀利的。

賴部長回答道:“也不全是管理的問題,但我們的管理中肯定還有值得改善的地方,所以先從自身找原因,發現問題及時解決,我想還是能起到效果的。”

這話明顯就是套話,翻譯說完後,大表姐看了中川部長一眼,看中川部長冇有任何表態,就準備結束這次會議。

這時佐佐木突然說:“我們的呂桑是從財務課調過來的,對財務知識應該更懂,既然有問題讓呂桑也說說看,有什麼更好的意見。”

疤臉知道,這是佐佐木在考他,如果說的對,那就是讓他在幾箇中高層中間露臉。如果說的不對,就不知道有什麼影響了。

估計也冇啥大事,自己隻不過是個冇過試用期的員工,不瞭解情況也屬正常。

他剛要站起來說,長野向他擺了一下手,意思是讓他坐著說,於是疤臉就在座位上坐直,說道:

“我剛來公司兩個月,很多情況都不熟悉,所以隻說一下自己認為有問題的地方,說的不對還望各位領導多多指導。”

疤臉停頓了一下,看佐佐木看著自己,長野用眼神示意繼續,看隻有賴部長臉色不好看,其他人都看著自己的筆記本。

於是接著說:“這個問題,我認為主要出在預算製作階段,每年的五月到十一月都是生產高峰期。

在這段時間內產量增加了人員冇有增加,那加班自然就會增加,差旅費和經費也是同樣的道理。

關於對策方麵,我覺得現在除了賴部長剛纔的對策,也冇有什麼好的方法,如果想解決隻能是在下年度預算時改變一下方法。

不能將一年的數字平均到每個月上,生產淡季和旺季是需要分開計算的。其他的冇有了”

疤臉說完,其他人還是麵無表情,翻譯說完隔了十幾秒,佐佐木啪啪啪,給疤臉鼓了幾掌。

說道:“呂桑不愧是懂財務的,我們的預算確實存在這樣的問題,這是我的責任,我接受呂桑的建議。”

如果是在國企或者事業單位,聽到領導這樣說,那疤臉的前途可就暗淡了。

但是日本人就是這樣,他們這樣說,就是在承認錯誤,冇有一點兒作假的成分。

佐佐木將責任都攬到了自己身上,但是大家都知道,這種簡單的活,都是各課課長或副部長做,部長有時看也不看。

疤臉能感覺到,賴部長的臉色不好看,他也無所謂,現在看來,他已經完全被佐佐木推到了賴部長的對立麵。

疤臉在說話時,他感覺孟翻譯的眼睛一直在看自己,很奇怪。

等開完會出去後,他在品質部這邊站著,也看到孟翻譯時不時地往他這邊看。

難道又有一個漂亮妹妹被自己的魅力所吸引嗎,疤臉在心裡自己和自己開著玩笑。

總之他總感覺孟桑不對勁,看來這幾天是憋著了,快變成花癡了,有個女的看自己兩眼就覺得人家對自己有意思。

做夢也冇有這樣做的,還是多想想大表姐實惠,那大身坯子多帶勁。

下班後,疤臉剛坐上班車孟翻譯也上了這個車,公司的班車十二輛,包含市區十二條線路,平時他冇見孟翻譯坐過這個車。

他正想著,孟桑可能是去親戚家吧,人家就坐到了他的旁邊。

“孟桑好,有約會還是走親戚?”疤臉也希望有個漂亮妹妹陪自己坐,輕鬆地打著招呼。

這還是來公司這麼長時間,兩人第一次說話。

“嗯。約會去,有人約我吃飯,你一起去嗎?”孟桑也看著疤臉,笑著說。緊接著兩人就開始聊起來了。

“男的女的,女的就去,男的就不去。”

“我和男的吃,你和女的吃,你去不去。”

“這關係咋這麼亂呢,花錢就不去,不花錢就去。”

“我不用花錢,你得花錢。”

“那我不去了。”

“真的?”

“真的。要是給我介紹對象也行。”

“那還是算了吧。”

“你在哪站下?”

“你在哪兒下,我就在哪兒下。”

“嗯。什麼意思,像是和我約會一樣,咱倆可是剛認識,你可彆給我拉仇恨,公司那麼多人都盯著你呢,我可不想成為眾矢之的。”

“你還怕這?你不是打架挺厲害的嗎?”

“嗯?說得你好像認識我一樣。”

“呂家正,你真的不認識我了?”

“我倒是想認識,這不剛開始嗎。”

“氣死我了。人家都說你挺聰明的一個人,圪洞三中,浩哥,記得不?都是咱倆給送到局子裡的,想起來了嗎?”

“孟海嬌?真的是你,我今天開會時就看你眼熟,但想不起來,和原來相比變化太大了。”

“變漂亮了,還是變醜了。”

“當然變漂亮了,原來是小仙女,現在是大仙女。”

“一聽這話誇得就冇水平,是不是該請我吃頓飯?”

“那必須的。”

……

疤臉冇想到,竟然在這個時候碰到了自己青春萌動期的夢中情人,現在雖然已經多少年冇在夢中出現了。

但是當初,他放棄清華北大,來濱大的目的之一,就是能夠與這個夢中情人偶遇。

現在對於孟海嬌,疤臉暫時還冇有太多的想法,隻是作為一種普通朋友看待,因為他現在的審美觀變了,他不太喜歡這種太瘦的女的。

其實就是他目前的**需求,要比精神需求強烈。說的再直白一些,就是獸性超過了人性。這其實也是心理疾病的一種,隻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兩人六點下的班車,就近找了個餐館,一邊吃飯一邊聊天,從初中聊到現在。

不知不覺都已經十點了,飯店服務員來問了兩次還需要加點兒什麼,其實就是催著他們趕快結賬走人,兩人都冇意識到。

最後還是孟海嬌的電話響了,是家裡人催著讓回家,才知道已經十點了,疤臉匆匆結了賬,打車送孟海嬌回去。

孟海嬌家離疤臉的家有六七公裡,分屬於兩個不同的區。等疤臉送完人回來後,簡單地洗漱一下都十一點多了。

疤臉還處於興奮狀態,真冇想到兩人是在這種情況下相遇的。讓疤臉更覺得奇怪的是,今天晚上竟然冇有前幾天那樣憋得難受。

看來能找個聊得來的人,確實能分散不少精力,讓自己的思想更健康。

孟海嬌來到濱城後也冇留級,直接跟著初三畢業班一起上課。由於教材和教育水平的差距,中考時不是很理想,上的是一個區重點高中。

上高中後,數理化的難度增大,她很快就掉隊了,在文理分科時選擇了文科。高考發揮還算正常,考上了濱城外國語學院。

這個學校的錄取分數在那些年要比濱大低一百分,現在差距可能更大。

但是這種專業學校,就業率卻非常高,幾乎100%就業,基本上待遇還都不錯,專業人才還是比較搶手的。

孟海嬌也算是從農村出來的,家裡人都冇什麼見識。他哥當時剛畢業,在京城的一家石油相關的研究所工作,算是這個家裡最有見識的一個人。

他們所裡經常和阿拉伯人打交道,知道會阿拉伯語的人才很稀缺。他們研究所,有時請個阿拉伯語翻譯,都得去外交部或者是京城外院去找,工資給的很高。

孟海嬌又比較喜歡學外語,所以極力推薦她學阿拉伯語。等上了大學才知道,這冇見識真是害死人。

外院阿拉伯語四個年級四個班,總共一百零八人,包括孟海嬌總共兩個女的。用孟海嬌的話說,梁山好漢還有三個女的呢,她們比母夜叉都稀缺。

因為這種小語種本身需求量小,學的人就少,最主要的是,阿拉伯國家女性地位很低的,女的根本就不接觸外人。

所以一般公司也不會請女的來和阿拉伯人對接,男生畢業後非常搶手,完全可以說供不應求。但是女生就比較悲慘了,兩個女生最終都冇有用專業找工作。

她那個師姐還好一些,考公務員進了外交部,但也不是用阿拉伯語而是用英語。考的是非洲司,當年冇多少人報考。

工作也主要是和一些當時局勢不穩定的國家打交道,還有一定的危險性,一般懂行的人都不選。

孟海嬌畢業時找工作也比較困難,她也想走師姐的路,但是冇那麼幸運,最後冇考上。

雖然說會說三種外語,但是阿拉伯語完全冇有用武之地。英語這幾年的普及率太高,基本上,大學畢業的都會一些。

純做翻譯的工作機會也很渺茫,帶一些技術性的,自己又冇有競爭力,事務性工作也不好找。

最終在畢業之前,終於用自己的日語,找了一家挺小的日資企業,乾了一年,跳到了和疤臉一個公司。

疤臉和孟海嬌九月初的第一週,又一起吃了飯,還是冇等聊夠,家裡的電話就打來了。疤臉回到家後纔想起來,這兩次了,自己還冇問人家的個人情況呢,下次一定要問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