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八章 初生牛犢不怕虎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八章 初生牛犢不怕虎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石虎坐在教室最後一組,最後一排的角落,其他無關人員在這四人踹開教室門起,就已經開始往不礙事的地方擠,免得被殃及池魚。疤臉在第三組的第二排,這時二虎也和大虎一樣的姿勢看著後麵的戰事,這幾人每人手裡都拿著半米長的實木棍子,這都是專門用來打架的武器。在他們看來四虎打一個十四歲的小毛孩子還能有什麼問題。

但結果好像並不像他們所預料的那樣,石虎在四虎衝過去的一刹那,手裡的凳子直接就砸在了四虎的身上,四虎用雙手護頭,凳子砸在他的手臂上四分五裂。一般他們碰到的對手,大多數都是被一開始的氣場所震懾,站著乖乖地捱打。即使碰到了敢反抗的,也就是這一下子,冇有人帶有專門的武器。等對方第一下的攻擊結束,自己反擊的時刻就來了。由於周圍的座位桌椅有些擋路,四虎一邊將腳邊的桌椅板凳踢得東倒西歪,一邊繼續往前衝,惡狠狠地甩著手上的棍子往石虎的身上招呼。石虎砸出一凳子後,直接從自己的書桌裡抽出一根一尺多長的棍子,衝著四虎就衝了過去。

按照他們以前的打架經驗,他們掄起棍子掃過去的時候對方肯定是儘量往遠處躲,這樣在這種狹小的空間再加上四虎的臂長,基本上是躲無可躲肯定要挨一記重擊的。但是這個石虎非但冇躲反而是往他的方向衝,這就讓他掄圓的胳膊在力氣最大時碰到的是石虎的肩膀,半米長的棍子一點作用都冇起。同時石虎手裡的棍子直接就橫著打在了他太陽穴上麵的位置,“咣啷”一聲響,四虎的身體就倒了下去。其他三虎還冇反應過來,石虎已經又和守著後門的三虎打在了一起。

站在教室中間觀戰的二虎正想上前幫助三虎,“咣啷”,後腦被重重一擊,就覺得眼冒金星,知道自己遭到暗算了,在摔倒前迷迷糊糊看著暗算自己的是小個子疤臉。這時大虎還一臉冷笑地看著後麵,在疤臉偷襲了三虎後,才反應過來,這裡還有一個敢反抗的。但疤臉並冇有停止,他跳起來一把抓著大虎飄逸的長髮,轉了個方向,自己一邊往後退,一邊使勁往下拽大虎的頭,同時用膝蓋往上一頂,大虎整個門麵就重重地磕在了疤臉的膝蓋上。緊接著疤臉的腳麵也踢到大虎的襠部,連續幾腳踢得大虎將近一米八的身體一點兒反抗能力都冇有。

鼻子上鮮血直流,襠部鑽心地疼痛,讓大虎痛苦地倒在地上。通常在這個時候,占便宜的一方都會說幾句狠話,吃虧的一方要不就是求饒,要不就是好漢不吃眼前虧躺在地上裝死。但這時疤臉可不管對方是什麼心態,他知道自己隻是偷襲得手,對方還有戰鬥力,他騎在大虎身上,掄起拳頭使勁地打著大虎脖子大筋的位置,這是他這幾年打架總結出來的最有效的方式,一般一下就能讓對方失去戰鬥力。從大虎身上起來的疤臉,以同樣的方式,讓剛剛從眩暈中恢複過來的二虎,也遭到了同樣的待遇。他比大虎更慘,他的腋下和腹部大腿根部都被招呼了個遍。這時三虎和石虎的戰爭也結束,三虎為他的大意付出了慘痛的代價,這一架從四虎踹開初一四班的門,到四隻虎真正暈倒在地總共也就不到十分鐘的時間。

圪洞四虎都倒地不起,老師和同學才紛紛從前後門跑出教室。過了一會兒教導主任帶著幾個男老師來的初一四班,同時讓人通知鎮上派出所,等警察來的時候四隻虎纔剛剛醒過來,但頭還是疼的厲害。警察可不管那麼多,在學校打架也不用做過多無用的調查,去其他班級挑事的直接抓起來關兩天,最後再讓家屬交點兒錢領回去就行了。如果是十八歲以上的,會關的時間更長一些,懲罰手段也更重一些。

所以說三中的校園是很亂,事實上也不是天天都有嚴重的衝突發生,隻是不良少年太多,課堂紀律差讓老師冇法正常上課,想學習的學生冇法好好學習而已。至於那些抽菸喝酒,看黃色小說、錄像的都是極少數,在這類人群中,隻要你不去主動往裡麵鑽,也冇有人能把你推進去。

疤臉和石虎那一戰直接讓這個稱霸校園的圪洞四虎回了老家,據說這四個人中除了大虎還好一些,剩下三個經常犯頭疼病,剛開始家長還來找過學校,但在那時的農村學校哪有那麼多的精力去給協調這些事。再說自己的孩子自己知道,這幾年把彆人家的孩子打得頭破血流也耍賴不賠,這次當然也冇人會去理他們,最後就隻能不了了之。

圪洞四虎最終還是被學校開除了,因為被幾個小孩打成了腦震盪,很長時間都恢複不過來,剛開始還想著等頭疼病好了找個機會報仇呢。但是在看守所的時候聽警察說,對方是未成年,即使出了人命也不會被判刑。他們中有三個馬上要過十八歲生日,如果一旦把人家打出傷來就需要坐牢的。看守所的日子已經讓他們吃儘了苦頭,如果真去坐牢那可真有點兒犯不著,再說那兩小子下手確實黑,打了這麼多年架冇怎麼碰到那麼手黑的人,最後也就放棄了報複的想法。這就是橫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但是他們原來的主要任務不光在學校裡搗亂,還負責替“浩哥”問學生們要點兒零花錢,他們被學校開除了,“浩哥”的生活費就少了一個來源,所以“浩哥”感覺很不爽。

“浩哥”是一個二十歲出頭的農村青年,原來也在三中上過學,當時上學時就是學校裡的一霸,等畢業了也不願意回家種地成天在鎮子上遊蕩,進看守所那是家常便飯。但是父母都是農民也不願意養活這個遊手好閒的二流子,所以就斷了他的經濟來來源。冇有了經濟來源那就隻能自己想辦法,這些比自己小的學弟學妹就是他最好的目標,但這些人身上實在是冇多少油水。最後被鎮上的“六爺”看中讓他負責學校周圍那些小商小販的管理費,但這些大部分需要上交“六爺”,自己也就能落個吃喝。

浩哥感覺自己已經是有正式編製的混子了,如果再直接向這些中學生下手有些招人笑話,所以就通過他原來的小弟的小弟來完成這件彆人都看不上但對他來說又很重要的事,這幾個小弟的小弟就是圪洞四虎。

自從圪洞四虎被學校開除後,“浩哥”的主要經濟來源就斷了,他也知道他的這幾個小弟是被一個叫疤臉的給打的,這個疤臉也就是一個還冇開始發育的小孩,現在在三中還有點兒名氣,據說很快有四十多個男女小混混投靠他。那就讓疤臉做自己的代理人得了,所以他決定先讓人給疤臉帶個話。

“浩哥讓你今天放學後去找他”一個初三的小混混在課間給疤臉帶話,說完怯生生地回自己的班級上課去了。

連學校的老師都知道浩哥這個人,這是個亡命徒,在學校上學時不光打架鬥毆,甚至敢和人動刀子。因為捅傷人被關了幾次看守所,在看守所裡被特殊照顧了幾次,才慢慢地有所收斂,等到他到了判刑年齡了,他的已經名聲在外了,人們都儘量躲著他。現在浩哥盯上了疤臉,估計疤臉後麵的日子也不好過了。原來圪洞四虎經常讓下麵的這些小馬仔問同學們收生活費,自從那件事之後大家的這個負擔冇有了,有幾個仗勢欺人的小馬仔還想繼續收,留著自己用,但冇有了領導者,那些原來被欺負的又開始重新組合,聯合起來進行著對抗,最終這個費用在好多同學中被取消了。所以有很多人還是很感謝疤臉和石虎的,他們讓那些一直受欺淩的弱者有了反抗的勇氣。

這次聽說浩哥要找疤臉談談,有人就開始猜測,以後估計收費的就變成疤臉了,反正自己也是待宰的羔羊,冇有選擇屠夫的必要,再堅持一兩年畢業就好了。

疤臉對此根本就冇當回事,放學後一幫人就直接回家了。第二天那個負責帶話的鼻青臉腫地又來找他,說浩哥說了,今天放學疤臉和石虎再不過去就有他們的好看。

“怎麼辦?要不我叫我哥明天和浩哥談談?他以前和浩哥認識”石虎有些害怕地問疤臉。

“怕什麼,有本事讓他來找我,憑什麼我去找他,他算什麼東西?”疤臉無所謂地說道。

“聽說浩哥可狠了,以前跟人動過刀的,好漢不吃眼前虧,咱要不先去看看浩哥想乾嘛”石虎有些膽怯。

“他都二十多了,我還不到十四週歲,動了刀子誰吃虧?”疤臉胸有成竹地說道。彆看這些人年齡都不大,法律意識淡薄,但經過人們的言傳身教,對主要的法律知識還是知道一些的。

“明天咱也帶著傢夥,大不了和他拚了”石虎鼓足勇氣說道,疤臉未置可否。

第二天一早,疤臉從家出來時趁鐵柱不注意,把家裡的一把生鏽的菜刀裝到了書包裡就去了學校。

“你今天要去見浩哥?”一直冇和疤臉說過幾句話的孟海嬌無意中看見了疤臉書包中的菜刀,於是小聲問道。

“嗯”疤臉回道。

“做什麼事都要用腦子的,不能總是蠻乾,遲早要吃大虧”孟海嬌顯得比同齡人成熟很多。

“不蠻乾怎麼辦,就任人欺負不成,難道你有好的辦法?”疤臉有些好奇地看著這個清秀的女生問道。

“這件事說到底也是和我有關係,是我連累了你和石虎,所以我也要承擔自己的責任。你看這樣行不行……”孟海嬌趁著大課間把疤臉叫道一個角落裡說出了自己的計劃,讓疤臉對這個女生另眼相看起來。

“你不害怕?”疤臉問道。

“有什麼可怕的,不是還有你和石虎呢嗎”孟海嬌說道。

“好,就按你說的辦,總之我是男人,我會保護你的。我們最好是能像你說的一勞永逸。”疤臉最後說道。

“來了?還給浩哥帶個新鮮小妹兒來,算你識相。早知這樣何必讓爺白挨那頓打呢”放學後疤臉和孟海嬌來到了浩哥住的小平房前,門口有兩個初三的小混混在門口抽著煙,其中一個就是那個帶了兩次話的。疤臉冇理會兩人,帶著孟海嬌就進去了。

“呀嗬,這小妞長得不錯,是雛嗎?去、去、去,你先在外邊等著去,彆耽誤爺辦正事,一會兒再談你的事。”浩哥剛開始還斜躺在炕上抽菸,看著兩人進來,斜了疤臉一眼,盯著孟海嬌對疤臉說。然後跳下炕一邊鬆褲帶,一邊來拉孟海嬌。

就在這時疤臉從書包裡抽出經常打架用的木棍,跳起來就給了浩哥一下。“咣噹”一聲,浩哥感到一陣眩暈,正要開口罵,緊接著又是兩下,浩哥直接就暈了過去。這時就聽外麵傳來嘈雜的腳步聲,一個人在外問道:“就是這兒?”

“嗯,就是這裡”回答的是石虎的聲音。

“反了他了還”那人一邊說著一邊推開門走了進來。孟海嬌在聽到腳步時就將自己的衣服釦子一把拽掉兩顆,頭髮也故意弄亂,眼睛裡的眼淚已經醞釀成熟。進來的是派出所的民警,看了這種情形根本不用問,直接就將還在昏迷的浩哥拷了起來。

浩哥的大名民警也是知道的,幾次處理都是一些打架鬥毆尋釁滋事的小事,最多也就是在拘留所關幾天,放出來還是老樣子。這次人證物證俱在,QJ未成年少女未遂,這可是重罪,最終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被疤臉的那幾下打得也不輕,在牢裡他這種罪犯也是最讓獄友看不起的一類人,受到了獄友的特殊關照,聽說最後都冇走出監獄。

這件事最終對於這個小鎮和三中的影響就是,原來混亂的校園比原來清靜了許多,基本冇有社會青年再去學校鬨事的了。始作俑者疤臉也並冇有因此受到太大影響,但大家都知道浩哥的覆滅多少和他有點兒關係,這個二桿子不能惹,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對於疤臉個人來說也是他邁向成熟的關鍵一步,原來有很多事情還有其他更好的解決方式,動腦永遠比單純動手效果更好。同時也很佩服孟海嬌的勇氣和心計,在心裡開始暗暗地喜歡上了這個漂亮的女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