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八十章 日常瑣事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八十章 日常瑣事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疤臉經過三個月的整頓,工作基本理順,整個受入檢查課的工作熱情,也完全被調動了起來,有了問題都是群策群力去解決。

誰也想在疤臉和佐佐木跟前,表現出來自己的能力很強,希望能夠得到重用。

疤臉個人,從中也是學到不少的東西,各種材料的加工工藝、管理要點、品質要點等。

還有就是體現在收入上,到十二月底,疤臉每個月的加班時間。基本是保持在四十個小時左右。

這裡完全是按照平日加班一點五倍,週末加班兩倍的工資來計算的。

所以疤臉的到手工資每個月都接近四千,這個工資水平在2000年已經算是很高的了。

還有一點就是灰色部分,現在能被疤臉認可,並且開始正式走疤臉這條道的供貨商,隻有三十幾家。

大家還都在磨合,再說這種東西,都是按照每月的供貨後的結款金額來計算的。

村田公司的結款是月結三十天,也就是,一月份整個月的供貨到二月初開始對賬,然後在二月底之前結款。

供貨商會在三月上旬將他需要維護的關係維護好,短短的三個月,疤臉的灰色收入就達到了二十多萬,這僅僅是個開始。

疤臉雖然在工作上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有些供貨商也開始受益。

但是現在開始也是進入生產淡季的階段,供貨金額和利潤都出現了大幅下降。

所以,這隻是表示一下自己的決心,再就是心照不宣的定一個標準。

也就是說,疤臉現在拿到的,其實是人家八月份訂單部分,那時他還冇能幫助人家呢。

但也冇有人會計較這麼細,能趕快與新來的領導搭上線,也是他們求之不得的事。

每一次大的變革,有受益的就有倒黴的,這也是必然出現的問題。

但是這次不同的是,那些倒黴的供貨商,完全屬於自作自受。

他們都是因為自己的技術水平和品質管理水平低下而被減量,甚至被淘汰,所以無話可說。

而且疤臉也承諾,隻要他們在各方麵都能夠達到村田的要求水平,以後會優先考慮他們。

畢竟供貨商的資源越多,競爭也就越激烈,就更能造成一個良性競爭的環境。

在這裡麵,有兩個比較特殊的供貨商值得單獨說一說,從這兩個供貨商的例子,基本可以看出疤臉和以前賴部長不同的做事風格。

一個是村田的外做供應商,也是做傢俱的,叫港濱傢俱有限公司。另一個是給村田供螺釘和合頁等衝壓件的,叫濱德盛金屬製品有限公司。

前麵說過,村田的外做供貨商共有六家,一年的采購額是一點二個億。

有一家是日資的,其實就是一個日本人在濱城乾了個工廠,自己的產品銷路一般,所以從村田這邊接一些活,補充一下負荷不滿的問題。

供貨量基本維持在10%,也就是一年一千二百萬,這主要是因為,他能接的最大訂單量就是這麼大,如果他的設備和加工能力大,所有的訂單都是優先給他。

這種供貨商走的是上層路線,就是他們和長野還有佐佐木,及其他部門幾個日本人的關係都很好,經常一起吃飯娛樂,之類的。

這個也容易理解,人家也是自己人嘛,當然要優先照顧。

這種供貨商,對於受入檢查課來說,就是最不受歡迎的供貨商,什麼也得不到不說,工作還得小心翼翼。

如果長期負責這個供貨商的檢驗員,就相當於原來被流放的犯人。事實上在村田公司也是這種說法,哪個檢驗員被調整到那個公司,大家都說他被流放了。

剩下的五家有三家是港資的,兩家是中國的私人企業。

從品質、價格、交貨期(內部叫QCD)三個最重要的指標來考覈,三家港資的屬於最好的,其中就有要說的這個濱港傢俱有限公司。

濱港公司的老闆魏天罡,以前是濱城人,後來定居香港,自己在香港做傢俱生意,大家都叫他老魏。

八十年代末在濱城投資組建了這家生產工廠,最輝煌的時候是十年前,一年的營業額能上千萬,1990年的千萬可是一個很大的數字了。

村田在這裡建廠時,它早已風光不再,一年也就幾百萬的產值。

但是他在輝煌時投資買入的設備是非常先進的,以從日本和德國進口的為主,到目前也是行業內比較先進的生產設備。

剛開始和村田合作的時候,他的供貨額最大也能達到50%左右,一年四、五千多萬。

但給彆人加工,和自己做產品的利潤完全不同,即便如此,老闆也在村田身上賺的盆滿缽滿。

但是這個老闆不太喜歡做公關,或者是不屑於做公關。其實是有些看不起大陸人,日本人他又接觸不到,所以乾脆什麼也不做。

他認為自己的設備和管理不比村田差,你找我是你在求我給你乾活。

老闆常年在香港,工廠交給他的親戚在管理,他的親戚又冇有財務方麵的權力。

所以對村田各部門的中方工作人員,愛答不理,和日方中高層的關係不是很好,逐漸的就走了下坡路。

去年一年的外做金額,隻有一千萬不到,今年更少,隻有五百多萬。

這時遠在香港的老闆才意識到,自己可能馬上就要被村田淘汰了,一旦失去了村田的訂單,那他的工廠也隻能關門了。

於是從香港回來,今年一年幾乎都在這邊,先是找長野和采購部門的日本人,後來又開始找佐佐木,再後來找賴部長,但是基本上也冇什麼效果。

因為這兩年,他們在總體評價上並冇有多大優勢。雖然還是品質最好的,連那個日資的都自愧不如,但是其他幾家經過這兩年的磨合基本上也接近了他們。

他的不良率3%,那家日資和另兩家港資的不良率是5%,濱城本地的是8%。

價格上他是和日資的保持持平,比其餘的四家都高,交貨上幾家都一樣。

和村田這樣的企業合作,他們寧可耽誤自己產品的生產,也不會耽誤村田的訂單。

當疤臉剛開始接手工作時,他就想找疤臉,但疤臉當時不瞭解情況,冇有和他接觸。

十月初,疤臉開始接受了他的邀請,從他那裡瞭解到了很多外做的內幕。

那兩傢俬人企業的不良率,其實都快達到15%了,由於所有的材料都是村田提供,這麼高的不良率,就必須體現在工材廢的數字上。

不光要給村田補上這些浪費的金額,還要有一些懲罰性的罰款。

由於村田定的罰款指標就是10%,超過的部分按原價的三倍賠償,所以他們的不良率都維持在這個數字之下。

但是有一點是無法避免的,村田給他們提供了一百套產品的材料,他隻生產出八十五套成品。

不良部分他們照原價賠償,這冇說的,但是被他們隱藏的那部分也得補上啊。

這兩家企業就從市場上自己買原材料,最後做成成品交給村田。

這在日資企業裡是絕對不允許的,這就是在明目張膽的做假貨。

但是這兩家企業都是賴部長的嫡係,是賴部長前兩年引入的。

負責這兩家的檢驗員,也是賴部長親自調教出來的,當然也和這兩家沆瀣一氣。

疤臉在瞭解到這個情況之後,最先開始實施改革的就是從外做,這個問題馬上就被新的檢驗員發現了。

但是這兩個檢驗員都是疤臉親自選出來的,原來一直是在最艱苦的流放地待過的,他們暫時冇敢收這兩家的好處,將問題反饋給了疤臉。

兩家又開始在疤臉身上做工作,其實在中秋節時這兩家就在疤臉的樓下堵過他。

因為疤臉自己的方案中,最先實施的,就是想從外做下手,所以對於外做的六個廠家疤臉一律回絕,即使被堵到樓下,他也是嚴詞拒絕。

問題既然暴露出來了,疤臉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他給所有人都說,他自己剛來什麼也不懂,所有的事隻能是讓領導拍板。

於是毫不猶豫地將問題反饋給了佐佐木,這種作假的事一旦讓日本人知道了,那可就是天大的事。

不光是要停止生產,終止合作,而且麵臨著以前全部產品的召回,這個是疤臉冇有想到的。

最終好在這兩家買的材料,完全是從村田供貨商那裡買來的。

綜合日本總公司派來的專家組調查結論,以及日本總部的高層最終拍板,已經流入市場的就不做召回處理了。

但是,這兩家公司必須全額賠償所有損失,包括日本為了調查此事而耗費的人力物力。

總共給出一個各三千萬人民幣的數字,資料上也附了詳細的明細和說明,可謂是有理有據。

但這種賠償,對於當時的中國私企來說肯定是不接受的,最後雙方竟然要對簿公堂,在疤臉從日本回來後,這件事的後續處理還冇完事呢。

其實疤臉當時的初衷,也隻是想敲山震虎,他都冇想過要直接辦了這兩家。

他隻是想讓檢驗員聽他的話,想讓供貨商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事。

按照他的設想,將這兩家的份額,拿出一部分給自己認為合適的廠家,就達到目的了。

可是最終的結果卻是這樣,著實是始料未及的,讓疤臉真正地領教了日企對於產品品質的重視程度。

對於這件事中牽扯到的個人,除了四個檢驗員由於玩忽職守被開除外。

其他人像賴部長和技術、采購的課長,都冇受到多大影響,主要是也冇有證據去指向他們,大不了就是管理出現漏洞的事。

這四個檢驗員,也是因為明知道對方作假還幫著隱瞞,如果隻是拿了灰色收入,有可能都不叫事。

因為,第一,這種事冇有真憑實據,日本人是非常講究證據的。

第二,也是最主要的,出了這種事,他們首先考慮的是自己的管理出現了問題,而不是這幾個人有問題。

如果給了任何人機會,都會出現這樣的事。這也體現出日企在另一個方麵的特點來,就是他們從來不會用利益去考驗人性。

人性是最經不起考驗的,那些冇有犯錯誤的人,不是他的人格高尚,而是風險與收益不對等,不值得他犯錯。如果有了足夠的誘惑,世界上就冇有不犯錯的人。

所以在他們看來,不管是誰出了多大的錯,最主要的責任人就是上一級的管理者。

如果他管理的好,員工就不會犯錯。除非是那種故意損壞公物,還有像這次這種特彆明顯的故意瀆職。

否則,他們是不會或很少,對個人做出特彆嚴重的處罰的,大多數都是調到其他崗位。

這兩家既然永久的停止合作了,那六家就變成了四家。

由於十一月份的產量還特彆大,疤臉直接建議佐佐木,將這兩家後麵的產量轉給了濱港公司。

當然了,他還負責和濱港談一下價格的事,這件重要的事也必須由采購部去主導,就等於給采購部送了一份大禮。

所有的事,疤臉都是以詳儘的資料作為說明的,從來不搶彆人的功勞,也嚴格遵守自己的崗位職責。

濱港一下子撿了這麼大的便宜,當然要感謝疤臉了。

老魏這一年,在村田這幫人身上花了將近五十萬,一點兒效果也冇有。

他第一次見疤臉時就準備了一萬元作為見麵禮,但是疤臉拒絕了。

疤臉當時冇有把握能幫到他,所以前期一分錢也冇收他的。

這是和所有的人做事不同的一個地方,我不給你任何承諾,你按照我說的做好自己該做的事,剩下我再儘我最大的努力幫你,幫不成我一分錢也不要,幫成了再說。

就連長野總經理和佐佐木這些人,白吃白喝老魏多少次,都覺得是理所當然的。疤臉這種先做事,再談收益的做事風格,能不讓供貨商喜歡嗎。

這件事完全確定,是在十一月初,老魏直接給了疤臉十萬元作為答謝,而且承諾每個月按照交易額的兩個點給疤臉。

並且承諾即使如果因為自己的產品出現問題,被疤臉把他踢出村田,他也毫無怨言,認定疤臉這個忘年交了。

老魏的工廠一直是交給他的外甥兩口子來管理的,但前兩年外甥晚上應酬,喝醉酒開車,出了車禍去世了,留下剛上小學的孩子和老婆相依為命。

所以說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這不光是對社會負責,更是對家人的一種責任。

外甥媳婦叫刁秀琴,今年三十二歲,和他外甥是大學時期的同學,現在全麵管理著這個工廠。

聽說長得很漂亮,但疤臉冇見過,以後等業務穩定後,就經常和這個刁姐打交道,所以先做個交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