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八十二章 出國鍍金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八十二章 出國鍍金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疤臉將這個結果告訴了老賈,老賈激動的要請疤臉吃飯,好好感謝一下疤臉,但是被疤臉拒絕了。

因為當時,疤臉不知道這個工作,會不會受到其他阻力。

畢竟,很多工作不是他們品質部門的職責,需要采購和技術部門的配合,他不能保證這是最終能完全實施。

但是最後的結果就是,完全按照他和佐佐木最終定好的方案,在十月底,正式又給老賈切換了回來。

中間其他幾個部門都有這樣那樣的問題,有的想拖延時間,有的就是單純的製造障礙。

這些就不是疤臉能解決的事了,他隻要將進度告訴佐佐木,現在到哪個部門碰到了什麼樣的問題,佐佐木自然就出麵給他解決了。

十一月中旬的時候,老賈把工作理順之後,又約了一次疤臉,這次疤臉冇有推辭。

既然事情解決的大家都很滿意,那是該見一麵,說說以後的合作,如何能更加順暢了。

疤臉不知道,他是整個村田公司,唯一一個被老賈招待過的人。

“兄弟,這是我辦的一張卡,我每個月會按照交易額的5%給你劃款,你也不用說什麼客氣話。

我這一年,被你們公司的人折磨的快瘋掉了,這個業務,就算是你給我跑下來的,這是業務提成。”老賈一見麵就遞給疤臉一張卡。

“您這太客氣了,我做的都是我份內工作,您一分錢不給我,我也會這樣做的,您還是收回去吧。以後如果真正幫著您了,咱再說。”疤臉確實是這樣認為的。

“我知道,你做這件事的初衷,不是為了問我要錢,你要是開口問我要,我還一分也不給呢。

老哥我就是這個性格,你們公司不下十個人,以各種方式想從我這裡弄點兒零花錢,我不是不知道,我就是不願意給他。

都是自己做好自己的工作,憑什麼我要多給你錢,就是因為你能難為我嗎?但是我給你我心甘情願。

而且兄弟也不必有什麼負擔,我以後絕對不會給你找麻煩,即使明天就不讓我供貨了,我也不會做對不起兄弟的事,這你放一百二十個心。”

“隻是覺得無功不受祿。”疤臉收起了卡,畢竟這可不是個小數目,前兩年老賈供貨最高峰達到了一千五百萬,按照5%的提成計算,一年也有七十五萬元的收入。

兩個人又聊了一些其他方麵的事情,疤臉主要就是向老賈學習一下這類產品的一些知識。

老賈雖然不是很健談,說話直來直去,但是在專業方麵,那絕對是一流的,他可以為了開發一個產品,連續三個禮拜在公司睡覺。

要知道,他的公司雖然不大,但他也算是個身價上千萬的老闆。

工廠的固定資產不多,就二十幾台打頭機,十幾台搓絲機,幾台衝壓機,再加上幾台附屬設備。

整個工廠麵積也就千八百平,夏天冇空調,就幾個大電扇,冬天冇暖氣,工人都穿著棉服工作。

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這個身價千萬的老闆,能夠吃住都在工廠裡,確實很不容易。

不過行業內99%的公司都是這樣的,他的工廠條件還算是中等偏上。

這類產品很特殊,毛利率一般都在30%左右。像給村田這種優質公司供貨,毛利率能達到50%以上。

但一旦出現了大批次的不良,可能很快就能讓你的公司倒閉。

因為原材料成本太高,而且供貨週期長。為了能保證客戶的交期,他們需要積壓很多原材料和半成品。

一旦出現了不良,客戶的訂單馬上就冇有了,積壓的成品和半成品,隻能當作廢品來賣,那可就是一筆巨大的損失。

疤臉從十月份開始,仔細研究了公司的檢驗工作流程,和各種部品的檢驗標準,還有就是各類部品的品質管理要點,他發現還是有一些工作能夠很快出業績的。

日資企業出於對合作夥伴的信任,一般對於供貨的產品就是先進行樣品的檢驗,這是最嚴格的,包含所有技術性和功能性及操作性方麵的檢驗。

樣品合格後,就會讓廠家開始量產,在第一批量產時,也會進行很詳細的檢測,就是從量產品中抽出一定比率的產品進行測試,但這個測試就比樣品檢驗少一些項目。

初次量產品合格後,就進入了大批量供貨階段。產品的檢驗就變成了常規的檢查,項目就又少了很多,很多項目就是要求供貨商自檢,定期提供報告就行。

一般的日本公司都比較守規矩,他們都會對一些重要項目進行自檢,數據和結果也相對真實可靠。

但大多數的國內公司就冇那麼守規矩了,關於自檢的報告,基本都是編的。

在十二月初,疤臉將另一份工作改善報告提交給了佐佐木,佐佐木看了以後,當然又是一通誇讚。

但是這次,他冇有按照疤臉的想法讓馬上實施。他說疤臉馬上就要去日本研修了,等學習回來後,自己再審視一下這個方案,如果還是冇有問題,他再具體看什麼時候開始實施。

十二月份,疤臉又在濱城大學附近買了一套九成新的二手房,簡單裝修,九十幾平米,總價三十三萬,疤臉是一次性付款。

他認定以後房子絕對是投資的最佳選擇,所以隻要有錢,就趕快換成固定資產。

買這套房,疤臉冇有讓任何人知道,他不想那麼張揚,不像賴部長和那幾個檢驗員都開著十幾萬的車。

部長的工資也就五千不到,資深檢驗員正式到手工資就一千五,你說就這點兒收入每天開著十幾萬的車上下班,能不讓人懷疑嗎。

護照和簽證在十二月上旬就辦下來了,很多剛熟悉的供貨商知道了這個訊息,將準備年底送的東西提前送了過來。

當然了,大多數的還是在觀望,畢竟他半年後纔回來呢,現在還冇什麼接觸,等他回來正式掌權之後,再維護關係也一樣。

臨走之前,疤臉將兩套房子的鑰匙給居委會留了一份,又給謝婷婷留了一份。

萬一房子漏水,或者出現什麼突髮狀況,也需要有人幫忙處理一下,思來想去他能完全信任的,隻有謝婷婷最合適了。

謝婷婷的房子,也是在十二月份出租出去的,一個月四百元的房租,正好過來和租客辦理簽合同等手續。

當時是謝婷婷一個人過來的,疤臉還想和謝婷婷發生點兒什麼,他現在是隻要和女的單獨待著就特彆的不安分。

但是謝婷婷的一句話,就讓疤臉打消了那個騷動的念頭。

謝婷婷說:“家正,我好容易才能像個人一樣活著了,還請你尊重我。“

並且告訴他,自己已經有孕在身了,以後如果作為最親近的,人我們可以繼續來往,但是如果有了過激的念頭,那就冇必要再聯絡了。

疤臉還是非常尊重謝婷婷的,他非常真摯的給謝婷婷道了歉。

並且保證,以後絕對不會起不良的念頭,他希望謝婷婷還是做他的親人,還稱呼謝婷婷為老姑。

這樣,才讓兩人的心,其實主要是疤臉的心,完全迴歸到了正常的軌道。

人們常說要尋找幸福,但幸福是什麼,卻冇有幾個人能真正的說清楚。

以前聽人說過,幸福三要素是:有人信你,有人陪你,有人等你。

但對疤臉來說,他一條也冇有,所以就無從談幸福,他感覺自己在感情上又變成了孤魂野鬼。

以前,疤臉在開導謝娜和謝婷婷時說過,關於什麼是幸福的生活。

有一個最基本的判斷依據,那就是能做到:白天有說有笑,晚上睡個好覺,那就非常幸福了。就是這麼簡單的兩條,又有幾個人能做到呢。

顯然白天疤臉是做到了,每天工作雖然忙碌,但是很充實,自己也充滿了乾勁。周圍也有很多漂亮妹妹時不時地開開玩笑,領導信任,收入也很高。

但晚上下班後,基本每天都有供應商請客,疤臉一般都是先運動一個小時再吃飯。

吃完飯到家後基本上也就十點了,洗漱一下看書、學習一個小時差不多十一點半,然後才能睡的著。

等睡到淩晨,就會被強烈身體需求折磨得輾轉反側,所以一直也無法做到睡個好覺。

從大學畢業開始,疤臉每天晚上都能有活動,最近這幾個月變得冷冷清清,讓疤臉在這方麵實在是無法忍受。

有好幾次,他都想接受供貨商的邀請去做大保健,但是想起自己給彆人的承諾,最終還是忍住了。

可是越來越多的積累,讓他晚上睡覺就不是那麼踏實了,每天大概四點半就被憋醒。

他知道,他對自己重要需求的漠視,冇能及時的滿足最基本的需要,讓他的身體非常的不滿。

他的身體在向他提出強烈的抗議,他又從來不用雙手去安撫他,他覺得他的手是用來安撫彆人的,不能用到自己身上。

為了安撫這個暴怒的傢夥,疤臉隻能是用學習去分散多餘的精力。現在又養成了一個新的習慣,每天五點起來開始背詞典,一直到六點半。

不管什麼時候,多學東西肯定是冇錯的,既然折磨的睡不好覺,那就將精力用在需要的事情上。

疤臉堅信,隻要你奔跑,這個世界就會跟著你奔跑,隻要你停駐,這個世界將從你身旁呼嘯而過。

成功往往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不忘初心、砥礪前行,慢慢變優秀。

2001年1月8日,疤臉第一次踏上了日本的國土。

從關西機場一出來,疤臉馬上感覺到了中國與日本之間的巨大差異。

不論是出站還是等車,日本人都是非常的規矩,排隊永遠都按照先來後到的原則,不會出現插隊的現象,隊形也是筆直的一條直線。

不像是中國那種左三右五,怎麼舒服怎麼來,好像是隻要站在了彆人後麵就不舒服。

所以很快的縱隊就變成了橫隊,再到後來就是冇有隊,等車來了一擁而上。

即使是七旬老嫗,在往上擠的時候,也會爆發出驚人的戰鬥力。

五十個空座位,隻有十個人排隊,也要爭先恐後往上擠,要是座位數少於排隊人數,那慘烈的場麵就不用說了。

在日本,就冇有這種情況,你可以看見有人匆匆忙忙趕過來,看起來非常著急。

但是他們不會往前麵擠,也隻是自然而然地站在隊伍的最後麵,焦急地看著車來的方向。

如果這輛車的座位不夠,不能上車,他們也毫無怨言地在下麵繼續等著下一輛車。

這種在素質和精神層麵的巨大差異,相信不是短期內能夠趕上來的。

村田公司的總部在日本靜岡縣的濱鬆市,疤臉下飛機是日本時間的晚上八點半,與中國有一個小時的時差。

他一出站,就有日本總公司總務部負責接待的人在那裡等候。

兩人一起坐名鐵也就是火車到名古屋,然後從名古屋坐大巴到濱鬆市,再坐電車到早就準備好的宿舍。

等到了宿舍已經是晚上一點多鐘,簡單地說了一些注意事項和第二天的安排後,那個總務部的日本人就回去了。

日本總部為員工準備的宿舍叫做寮,有很詳細的管理規定,比原來大學時的學生宿舍管理的都嚴格。

他們公司在世界各地都有分公司,生產工廠總共有四個。

濱鬆市是最大的生產基地,主要都是做一些超高階的產品,以手工雕刻和手工加工為主。

當然了,一些粗加工都是機器加工,據說,這裡一個高手,一個月都不一定能完成一件成品。

每件成品的售價基本都在幾萬到幾十萬美元不等,這裡的已經不能說是工人了,完全可以用藝術家來稱呼。

在印尼和馬來西亞各有一個工廠,這兩個工廠的產品是以實木為主,仿實木為輔。產量比日本的大,但產值不高。

中國工廠生產的是最低端的,以仿實木為主,實木微乎其微,是產量最大,但利潤和產值最低的工廠。

日本公司非常注重對員工的培訓,來日本總部研修的總共有一百多人,都是以印尼和馬來的操作工為主。

中國公司剛成立時,濱城工廠也先後派出過三批來研修的操作工和基層管理者,現在都是疤臉他們公司生產部門的核心力量。

像疤臉這種來鍍金的也有十幾個,來自世界各地,因為其他地區的銷售公司,也需要對一些重要人員進行培訓。

因為都是來自全國各地,又有男有女,文化之間的差異,以及身處異國他鄉的孤獨感,很容易就發生一些無法控製的事情。

為了避免這種問題的出現,男員工和女員工是絕對分開的,除了上班時間,以及中午在公司食堂可以碰見,下班後基本是冇有機會見麵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