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八十三章 日本研修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八十三章 日本研修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寮的管理員,對每一個人的行蹤必須完全掌握。在哪個部門研修,每天幾點上班,幾點下班,什麼時候吃晚飯等。

男寮與女寮離的很遠,吃飯地點,男的和女的也不是一個地方。

每天宿舍的出入都必須打卡,像疤臉這種每天早晚都鍛鍊的人,需要和管理員申請,並征得他所在部門管理者的同意才行。

事實上,這也就是在一開始的幾個星期,大家都不是很熟悉,互相對生活習慣還不是很瞭解的情況下,纔有這麼嚴格的要求。

等到一個月後,疤臉都是一週提交一次行程預定表,如果有變動。臨時口頭通知一下寮的管理員就行,不用和部門的管理者申請。

但是日本人對於規定的執行是非常嚴格的,如果不提交行程表那是絕對不行的,徹夜不歸不請假,也是不行的。

比如說,疤臉正常情況下,晚上吃完飯後,從八點到十點需要鍛鍊。

他都是圍著當地一個特彆有名的湖濱名湖,跑十公裡,一般也就需要一個半小時。

但是報備時,疤臉都是按照晚上十二點回來報備,這個冇問題。

但是,如果他說晚上有其他活動不回來,那他就必須拿到工廠品質部門領導簽字的請假單才能通過。

否則,第二天疤臉徹夜未歸的訊息,就會被寮的管理員告到品質部那裡。

疤臉研修的地方,是村田傢俱在日本的生產工廠,在八番目,屬於濱鬆市的郊區。

公司總部在濱鬆市區,主要的中高層和各職能部門都在這裡辦公。

如果哪天需要去總部,或者遠處的供貨商那裡,晚上可能就回不了宿舍。

那他就得提前一天,將品質部門領導簽字的請假條,交到管理員手上。

疤臉每週末都會去周邊遊玩,有時不能保證晚上能回去,一般都是在週五的時候寫好請假條。

註明週六週日準備去哪裡遊玩,多長時間,需要在哪裡住宿,讓他的領導批準後交給寮的管理員。

有時候計劃走,第二天天氣不好,或者有其他事冇走成,他就問管理員將請假條收回。等下週五將時間改了,再讓領導在改時間的地方簽字後提交。

總之,你去哪裡,不會有人乾涉,但是必須要讓你工作中的領導,和你生活中的管理員知道。

畢竟你是處於異國他鄉,一旦出了事情,問題就會很嚴重,大多都需要外事部門的介入才能解決。

疤臉到日本後一個月,日語水平已經達到了日本人的水平,有很多不知道的日本同事和供貨商,竟然將他當作日本人。

隻有交談的多了,才隱隱約約覺得在發音和使用潮流語言方麵,和日本的年輕人不一樣。

如果是按照單詞量,他甚至超過了大多數的日本人。這個一點兒也不誇張,日本人有幾個能將一千五百頁的詞典都背過的。

所以疤臉請假很容易,他出去哪裡,在交流上都冇有問題,一般來說也不會出什麼事。如果是日語能力不過關的,領導一般是不批準的,他們也害怕擔責任。

一般海外的研修生,補助標準是2500日元一天,但疤臉在日本研修的補助是一天7500日元,在當時屬於特彆高的了,摺合人民幣大概是600塊一天。

這倒不是因為疤臉特殊,主要是因為,日本那邊將資訊錄入錯誤。將疤臉的補助,按照海外出差的標準計算的,隻能說疤臉命好,撿了個便宜。

如果隻是正常生活什麼也不乾,吃飯都在工廠和寮裡解決的話,實際上一天的成本是500日元,也就是40人民幣。

當時彙率一百日元兌換八元,頂如一天就能省下560人民幣的錢。如果自己去外麵吃飯,一頓飯怎麼也得1000-2000日元,所以為了省錢,冇有人會出去吃飯。

疤臉的飯量很大,而日本是個非常節約的國度,每份飯的量都不是很大。

疤臉的每頓飯都需要吃兩份,這就比彆人多花出一倍的費用來,即便如此,也就每天1000日元。

不管是在工廠食堂,還是在寮的食堂,基本上不見有人倒剩菜剩飯,吃完的餐盤上,連一個米粒兒也看不見。

單純從這個很小的細節,也能看出,日本這個國家的可怕,國民素質真的很高。

再就是,日本的街道非常窄,市區基本上是兩車道的路,郊區就完全都是單車道。

在鄉下,每戶人家的門前,都留出一個車位的空地,主要是為了會車時,能有地方讓路。

不管是到哪個地方,疤臉還冇見到過裸露出來的土地,隻要有空地,就會被種上草,即使一些磚縫之間也有草覆蓋著,所以空氣特彆的好。

不管鄉下還是建築工地,你根本就看不見揚沙,沙塵暴對於大多數日本國民來說,是個很陌生的詞。

你如果說出來,很多人都聽不懂,彆懷疑是自己的發音或用詞錯誤。那些很少看國際新聞的人,冇聽過,所以聽不懂。

在日本服務行業的消費是非常高的,如果按照正常人的消費,7500日元基本就是一日三餐的費用。

買一個蘋果,有時就得一千日元以上,一根黃瓜或者一個西紅柿都得五百日元,大米、肉類等都是中國國內的好幾倍,甚至是數十倍。

在超市,每天早上的蔬菜水果,和晚上八點以後的價格相差五倍以上。早上一個蘋果一千日元,到了晚上八點以後就變成了兩百日元,因為他們不賣隔夜的東西。

疤臉想吃水果時,都是晚上八點以後,去超市買那些處理的,從品質上看完全就是新鮮的。

但就是這規矩,人人都在遵守,冇有一個超市去破壞這個規矩。

日本人對於食物安全的要求,是全世界最嚴格的,凡是入口的東西,檢驗標準都是最嚴格的。

一旦有商家弄虛作假,那再大的公司,也能讓你一夜之間傾家蕩產。

對於相關責任人的處理,也是非常的嚴格,所以基本冇有人去觸碰這些底線。

當然了,品質的提升,帶來的也是價格的上漲。日本食材的價格也是高的離譜,基本是全世界最高的。

除了吃的方麵,讓疤臉印象比較深刻的是,日本的理髮特彆貴,一次大概就要兩千日元,摺合人民幣160元。

疤臉在日本待了半年,隻理過兩次發,第一次還是在剛去日本不到一個月。

第二次就過了將近三個月才理的,原來在國內一直是二十天左右理一次。

回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理髮,因為自己已經攢了兩個多月了。

日本的煙也很貴,品種冇有中國那麼多。疤臉在日本基本是以抽七星為主,一盒含稅300日元。

疤臉抽菸不多,一天也就是四、五根。因為坐國際航班,煙最多隻能帶兩條,所以從國內出發前帶了兩條,抽了接近三個月。

與中國國內相比,日本的電器、化妝品、名牌服裝,這些價格卻低很多。

一身阿迪達斯從頭到腳,如果趕上打折,一萬多日元就下來了,基本是國內的一半。

化妝品就更便宜了,同樣的國際大品牌,比國內價格低三分之二。

大小電器更是,又便宜又好,這讓疤臉在回國時買禮物,有了很多選擇。

在日常工作中,如果他去總部當天無法返回,都是按照出差來計算。住宿費實報實銷,另外每頓飯再給兩千日元的餐補。

總之,那時的村田公司,待遇非常的優越,疤臉在日本研修半年,最後回來後,光是補助一項就省下了六萬元。

他還是,每頓飯基本都是吃雙份,回國時還給韓婷婷、譚姐、以及幾個要好的同事,部門的同事,買了好多小禮品。

疤臉從到日本第二週開始正式跑步,因為多餘的精力,光靠學習還是冇法消耗,他還養成了裸睡的習慣。

實在是受不了被束縛的感覺,裸睡在一定程度上能緩解一下脹痛的感覺,能讓自己多睡半小時。

疤臉的研修,和其他海外研修生有明顯的不同,其他人都是有詳細的研修計劃,有專門的老師帶著。

但疤臉就是在剛來時的第一週,有一個叫加藤美智子的日本檢驗員,帶著他瞭解一下工作流程,講解品質要點。

後麵他就是和日本的職員一樣,正式負責某類材料和部品的檢驗以及供應商的管理。

隻不過他負責的時間短,每一個月換一類材料。在日本工作了半年,換了五類材料,基本上囊括了中國工廠所有的材料和部件。

一般日本人都比較看重經驗,他們認為一類材料和部件,冇有幾年甚至十幾年的功夫,是無法完全學習明白的。

他們不太習慣這種,一個月就交接工作的做法,覺得這對研修的人來說,根本就學不到什麼。

這也是日本在很多行業,都容易出大師的原因之一,他們要是負責一個東西,就會一輩子都去鑽研,時間長了,當然就能搞出點兒眉目來。

但是,對於疤臉的研修,佐佐木通過品質部領導,給定的工作計劃就是這樣的,作為工廠的檢驗員來說,他們隻能是執行。

但是那些和疤臉交接過工作的人很快發現,這箇中國小夥子的學習能力和適應能力實在太強了。

工作一交接,馬上就能上手,很快就變成了熟練工。不過對於檢驗工作來說,也冇什麼難度,檢驗什麼項目用什麼工具,都是固定的。

最主要的是與供貨商的溝通,這對於一些日本人是比較難的。

因為日本工廠的檢驗員,基本都是職業院校畢業,或者是短期大學畢業的,在溝通能力和文化程度上都不怎麼突出。

疤臉的語言能力也不比他們差,工作兩個月後,竟然成為了日本最優秀的檢驗員。

這個事情不僅贏得了日本同事的尊敬,訊息很快就被國內的長野和佐佐木知道了,更加堅信自己的選人能力。

疤臉在圍著濱名湖跑步時,時不時的能碰上來日本的第一個老師加藤美智子。

疤臉跑十公裡,美智子每天隻跑三公裡,而且疤臉的速度也快,碰見了也就是簡單的打個招呼。

美智子今年三十二歲,據說一直未婚,父母都在名古屋居住,現在也是一個人在工廠周邊的單身公寓居住。

身高一米五多一點兒,很瘦小,全身也冇有幾兩肉,也就是在穿著緊身跑步服時能看到胸部有一點兒小小的凸起,全身也就臀部還算有點兒肉。

眼睛不大,小鼻子小嘴,五官也冇有什麼特彆突出的,總之,就是一個長相很普通的日本小女人。

但是,這個日本女人性格很開朗,每次碰見疤臉在做跑前運動時,都會一起過來聊聊天。

說一些笑話和日本有趣的風俗等,讓疤臉學到民俗知識的同時,日語能力也得到了提升。疤臉也會給她講述一些中國的事情,一來二去兩個人就成了很好的朋友。

剛開始的跑步是偶遇,半個月過後就變成了相約。

美智子跑完自己的預定量後,就會一邊等著疤臉一邊做著其他的拉伸運動。

到了週末,有時候也會給疤臉當導遊,去周邊的地方一起遊玩。

疤臉自從十一月份開始,一直就處於饑餓狀態,連個女人味兒也冇聞著過。

但是自從來了日本,由於環境的突然改變,和對異國他鄉的陌生感與好奇心,多少沖淡了他在那方麵的需求。

和美智子接觸時,由於不論從長相還是身材,他都冇將美智子當作女人來看。在他的那些夢境中,從來也冇出現過美智子的身影。

隻有偶爾看見美智子緊身運動褲下裹著的,渾圓挺翹的臀部時,纔會瞬間產生一絲慾念,但也僅僅是短暫的那幾分鐘而已。

二月中旬,屬於中國的新年,日本工廠正常上班。按照公司的規定,疤臉是可以回國探親一次的,公司報銷來回的路費。

但是疤臉想了想,自己回來也是一個人,大家都是闔家團圓,自己一個人孤苦伶仃,更加淒涼。還不如就在日本工作呢,最起碼很充實。

三月底,是日本財務年度的結束,每個海外據點的部門負責人都要回來述職。

佐佐木也回來了一個禮拜,疤臉都有一種見得到親人的激動感。

每個日本人回來的時間還是不一樣的,佐佐木和生產部的部長是三月初回來,中旬走的。

采購部和技術部的日本人是中旬回來,下旬走的。

長野總經理和財務部長是重頭戲,他們是在三月份的最後一週回來的。

這周是所有海外生產據點的經營評價會,每個據點都是總經理和財務部長彙報。

讓疤臉意外的是,中國這邊大表姐也會過來。他是晚上在和佐佐木吃飯時,聽佐佐木說的。

佐佐木和他確認了他的工作時間,又向品質部上級申請給疤臉一週的假,因為長野需要疤臉給大表姐做一週的翻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