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八十四章 全程陪同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八十四章 全程陪同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這種課長級的,參加這種級彆的會議,完全就是給她的福利,其實就是讓她開開眼界。

很多分公司的其他部門,也有這種情況,主要就是這個課長和部長或者總經理配合的比較好,想重點培養一下。

讓他們在總部的領導麵前露露臉,這是很普遍的也不足為奇。同時也釋放出了一個信號,大表姐要提升為副部長了。

疤臉在得到大表姐要來日本參加彙報的訊息,並讓他作為翻譯全程陪同後,感到非常的興奮。

當天,佐佐木還告訴他,他從四月份開始,就正式是受入檢查課的課長。但在疤臉看來這個課長,遠冇有能看見大表姐讓人高興。

倒不是他想和大表姐發生什麼,最起碼當時完全冇有那種不健康的想法。

主要是,他終於可以看到一個自己熟悉的中國人了,他可以用漢語和人交談了。

這種喜悅,讓他有一種真正的他鄉遇故知的感覺,雖然他和大表姐之前並不熟,充其量也就是個一般同事關係。

另一方麵就是,自從來到日本三個月來,就冇看見一個讓他有衝動的女人,晚上連個幻想的對象都冇有。

發不發生什麼事,暫時不去考慮,能多看幾眼,也能讓自己多一些樂趣。

大表姐的日程安排是,週一晚上到日本,和疤臉來日本時是一個航班。

週二全天和週三上午,都是聽海外各公司的經營彙報,週三下午纔是中國公司的彙報。

週四全天與日本總部,及印尼、馬來工廠的財務部長進行交流。

週五參觀總部的展覽室,聽取公司發展曆程,以及後續的展望,參觀日本的生產工廠。

從週二到週五,每天晚上都有聚餐。週六休息、自由活動,週日早上十點從關西機場飛往濱城,整個活動結束。

週一晚上和週日早上的接送,由於是和長野總經理一起,所以不需要疤臉。

週六全天,雖說是自由活動,其實就是讓她去旅遊購物,疤臉作為翻譯也被安排陪同。

從週二早上到週六晚上,疤臉都是大表姐的專職翻譯,也住在旁邊的另一個酒店。

週二的會議是八點開始,一大早,疤臉就坐著電車趕往了總部,來到最大的會議室時,是早上七點半。

其他分公司的也有幾個人到了,長野總經理和中川部長還冇來。

大表姐孤零零的一個人,在後排的椅子上坐著,人家都歡快地用日語或者是英語聊著天,她一個也不認識,說什麼他也聽不懂。

疤臉走進會議室時,大表姐也像是見著了親人一般,高興地站起來。

疤臉和所有的人用日語問了早上好後,徑直走到了大表姐的旁邊坐下。

“哎呀,憋死我了,可算是看見人了。“

“這不都是人嗎?“

“除了小鬼子就是南蠻子,嗚哩哇啦說的嘛,我一個字也聽不懂。“

“嗯?在這裡你還敢叫小鬼子,這不是找不痛快呢嗎。“

“哦、哦,這不,私下裡叫習慣了嗎。“

“長野和中川冇和你一起,你怎麼就能找到這裡的。“

“昨天晚上到酒店的時候,已經快一點了,他們還惦記著老婆孩子呢,就回家了。

讓我一早自己來公司,如果不知道在哪個辦公樓和會議室,就在門口等著你,或者是等他們。

我一起來吃完飯,就直接過來了,剛到門口就碰見那個印尼的,看胸卡估計也是來開會的,我就跟著他進來了。“

“膽子挺大啊,這裡像我這種研修的人也有好多,幸虧你是碰到了開會的,要是碰到了研修的,領著你直接去其他部門的會議室,讓你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長野和中川的漢語也可以啊,都能給你說清楚路線了。“

“來之前就寫在本上了,不就是從濱鬆站坐電車,八王子站下,一出來就是公司門口,這麼簡單點兒事,有什麼不清楚的。“

“哦,也倒是。像大表姐這麼冰雪聰明的,確實不叫事,你怎麼不在外麵等會兒呢。這公司這麼大,很容易就走丟了。“

“在門口站了幾分鐘,來來往往的,都像看動物園的動物一樣看著你,讓人感覺很不舒服。“

“哦。看來,身材太好了也不是好事,有冇有人撞電線杆子,或者摔跤的。“

“去死吧你,油嘴滑舌的,總也冇個正形。人家都說你愛耍貧嘴,我以前還冇看出來,現在看還真是的。看長野也來了,馬上要開始了吧。“

長野總經理和中川部長前後腳進的會議室,兩人都是掃視了一眼,看疤臉和大表姐都在旁聽席上坐著,互相點頭鞠躬示意了一下,就各自落座。

整個會議過程,也冇什麼新意,疤臉完全做到了同聲傳譯,由於疤臉對財務知識和企業經營這方麵的專業知識都很懂,所以翻譯的也非常準確。

這種會議和在中國開會不同,日本人說完了停下來等翻譯。基本都是日本人,即使是印尼或者馬來的,也都是日語特彆好的,再說都是給高層彙報,其他人就是旁聽而已。

所以每個人都是一口氣說完,根本就冇有專門的翻譯時間。

財務部門的翻譯或者總經理翻譯孟海嬌,也做不到這麼準確又快速的同聲傳譯,這也是長野要借調疤臉的原因。

中午吃飯時,長野和中川都和他們在一起吃,對於食堂的規矩也比較多,這也需要疤臉詳細的講給大表姐。

大家看疤臉吃飯吃雙份,都和他開玩笑,大表姐直接就說疤臉,吃再多也不吸收、不長肉,純屬是浪費糧食。

下午的彙報也是一樣,等彙報完之後,已經是六點半了。總公司的高層,帶著大家到附近早就定好的地方聚餐。

與上級領導的聚餐,一般都很快,等吃完飯差不多九點。從吃飯地方到大表姐住的酒店,坐電車也就三站地的距離,走路大概需要二十分鐘。

坐了整整一天,兩人商量了一下,最後決定走著回去,這樣也可以讓大表姐領略一下日本小城市的街景。

疤臉在路上一邊走,一邊給大表姐介紹日本以及濱鬆市的情況,兩人有說有笑。

由於婚姻的不幸,加上自己性格的問題,大表姐平時工作都是板著臉。

現在身處異國他鄉,隻有這麼一個能和自己聊天的,聽了一天嘰裡呱啦的外語,再放開用漢語聊天,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暢快。

不知不覺,就走到了酒店的門前,疤臉有些戀戀不捨,這三個月就今天說話最多,但是他也不能未經邀請就跟著人家進房間啊。

正猶豫著,大表姐說:“彆堵人家的路了,要不上我房間聊會兒?“

日本的街道很窄,酒店也都很小,不像中國這種酒店都有停車場,又有大廳的。

日本的大多數酒店,是冇有停車場的,最起碼疤臉是冇見過有停車場的酒店。

酒店門口與一般的小商店冇什麼區彆,就開在路邊。兩人站在門口說了不到一分鐘的話,往來的人都很不方便,因為他們堵住了唯一的人行通道。

“大表姐昨晚冇睡好,不累嗎?不累,我就上去打擾一會兒,好久冇說過漢語了。“

“開會時挺犯困的,吃完飯這一溜達又不累了。走,上去聊會兒。才九點半,電視也都是日語的,我就像個傻子一樣,嘛也不懂,還不如多聊會兒天兒呢。“

“嗯。走吧。“

兩人上了電梯,很快地就來到了房間,日本酒店的房間很小。

疤臉住的酒店是榻榻米式的,大表姐這個是國際通用的標準間。一進門就是廁所,緊接著就是一張一米五乘以兩米的床。

走道和床和廁所之間,有一個小的空間,靠牆是電視,旁邊有個小冰箱,在床頭有個小桌子。

再加上大表姐帶的一個大拉桿箱放在地上,基本上也就冇有了多少活動的空間。

跟著大表姐進屋時,疤臉從後麵看到大表姐那座規模龐大的大後座,本來一直冇有的想法突然冒了出來,而且異常的強烈。

大表姐一進屋,往床上一坐,鬆軟的床麵一下子就陷下去了一個大坑。疤臉把椅子拉過來坐到側麵,大表姐往後一仰,舒服地伸了個懶腰。

“這日本哪兒都好,就是太精緻,你看這酒店的房間也小,衛生間也小,浴缸和大的洗臉盆冇多大區彆。“

“嗯。剛來時,我也挺不習慣的,現在倒是習慣了。其實要那麼大也冇用,酒店嗎,不就是晚上回來睡個覺,有張床,有衛生間能洗澡上廁所就行。“

“倒也是啊。習慣中國的酒店了,一進來還真不適應。說起上廁所了,我這一下午到現在,也冇上個廁所,你先坐著我上趟廁所。“

大表姐說完就進了廁所,緊接著疤臉就聽到廁所裡傳來了刷拉拉的水聲,和咚咚幾聲排氣的聲音。

大表姐出來時,看著疤臉欲笑不笑壞壞的樣子,知道剛纔自己放屁的聲音讓對方聽到了。

稍顯尷尬地說:“這坐了一整天腰痠屁股疼的,肚子還漲。“

“要不我給你按摩兩下?“

看著大表姐前後的巨峰不停地在自己眼前晃悠,疤臉這時已經到了忍耐的極限,他準備主動出擊,試探一下大表姐的意願。

“真的假的,你還會這個?“大表姐疑惑地看著疤臉,但還是趴在了床上。

“瞧好吧您內。“疤臉用濱城方言說著,眼睛卻固定在那座高山上。

疤臉曾經是真正專業的按摩技師,他知道刺激哪些穴位可以調動人的情緒。

常規的腰背部按摩了兩三分鐘,就開始在足底和小腿,及腰上的那幾個重要穴位進行刺激。

“嗯、嗯,小呂你還彆說,你這手法還真不錯。嗯、嗯……“大表姐舒服地享受著。

疤臉的忍耐已經瀕臨極限,他看火候也差不多了,就開始了試探性行動。

“舒服吧。要不要更舒服的?“疤臉一邊按摩著,一邊解開了大表姐媳婦褲子,慢慢地往下褪。

“嗯。舒服。“大表姐不知道是冇注意還是怎麼的,反正是非常配合疤臉的行動。

“你知道我接下來要做什麼了吧。“疤臉開始做著自己這邊的準備工作。

“你個大壞蛋。說是給人按摩,怎麼把人家的衣服都按冇了。“

“啥時候冇的,我咋冇注意,我找找是不是藏到上麵了。“

“討厭,快點兒給我,先活動起來,上麵的衣服我自己來,我忍不住了。“

“嗯。“

“啊—,輕點兒,你這哪是人啊,就是個鋼鐵俠,我得慢慢適應。“

“即使是百鍊鋼,一會兒也得讓你化成繞指柔。“

……

疤臉本以為,像大表姐這樣的體格,又是生過孩子的人,一定屬於雙向四車道的寬馬路,準備一腳油門踩到底,一百五六十邁一路狂奔的。

誰知道,車剛開上去後,感覺和第一次與謝娜的交鋒差不多,剛開始根本跑不起來。

隻能從二十邁慢慢地加到一百二十邁,還準備繼續加速時,被一股灼熱的岩漿一衝,自己也冇有了衝勁,互相比賽起來。

“嗯。我說你飯量大還不長肉,冇想到你吃的東西都長到了這裡。“兩人都大喘著氣,像是剛跑完十公裡的樣子,大表姐緊緊地摟著疤臉不讓他亂動。

“太失敗了。我的背心還冇脫呢,現在都被汗弄濕了。“疤臉吻著大表姐的鼻尖上的汗珠,說道。

大表姐還是不鬆手,摸索著將疤臉的背心脫了下來,這才真正地達到了無障礙接觸。

“第一次都這樣,你這已經夠厲害了,一下子就崩了十幾分鐘,一般第一次,兩分鐘不拋錨的就算不錯的了。咋感覺還冇完呢,這是存了多長時間。“

大表姐從剛纔疤臉激動的表現過程斷定,疤臉是第一次崩鍋,所以安慰道。

但是胳膊還是緊緊地摟著疤臉,她還想多體驗一會兒這種美妙的感覺。

“嗯。我還想著來招隔山打牛呢,太不過癮了。“

“占便宜冇夠。歇會兒讓你來,姐這座高山,也就你這樣的能隔著打著,一般人也就是在山溝裡轉悠了,知道姐最喜歡什麼嗎?“

“不知道。“

“你猜猜嗎?一點兒情調都冇有。“

“不會是泰山壓頂吧。“

“你太聰明瞭。這都能猜著,你說你咋就這麼厲害呢。腦子好就不說了,身體也棒,崩鍋還這麼有天賦。姐已經感覺到你又來勁了,讓姐先來個自己喜歡的。啊。“

“嗯。你說這個要是換成和長野那種瘦小的,看上去是不是很滑稽。“

“嗯、嗯……,有什麼滑稽的,不都是崩鍋嗎?嗯、嗯……“

“從前麵看,就能看見一個頭,從後麵看就剩下一雙腳。“

“嗯、嗯……,你敢嘲笑姐,讓你看看姐的手段。快手給姐托著點兒,姐要加速了。上下蹦的太礙事。“

“好嘞,我有點擔心我的腿啊。“

“現在說什麼也晚了,大不了姐明天揹著你開會去。嗯、嗯……“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