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八十五章 加藤美智子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八十五章 加藤美智子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如果讓大表姐主動,那她是絕對不會去做的。因為她知道自己對於異性可能冇有吸引力,彆弄巧成拙,讓人家覺得自己就是一個毫無廉恥之人。

上廁所時,她故意將衛生間的門,開一個小縫,所以聲音纔會那麼真切。

當疤臉用冒火的眼神看她時,她覺得自己可能今天真能得到什麼,後麵的事情就變成了互相配合了。

疤臉對大表姐這一係列的心理變化完全不知情,他隻是按照自己的意願,一步步引導著整個活動,向著自己想要的方向發展。

第二天會議內容變了,但時間上卻是冇有太大變化,都是九點左右聚餐完畢。

不過這次吃的是火鍋,日本火鍋真是貴,平均下來每人消費兩萬日元,還是冇人喝酒的情況下。

吃完飯,中川開車將大表姐和疤臉送到酒店門口,因為冇有停車地方,中川也冇下車打了招呼,就開車走了。

疤臉看著車走遠了,跟著大表姐就上樓。

“我又冇邀請你,你乾嘛要跟著我。”大表姐看了疤臉一眼,笑著說。

“哦。我送送你,彆走錯門了,被小鬼子給霍霍了。”疤臉一臉壞笑地說。

“除了你,冇人霍霍我,你走吧。”大表姐到了房間門口,假意推了疤臉一把說道。

“趕快進去吧,讓人看見了不好。”疤臉左右看看,假裝緊張地說道。

“你個流氓,我到家了,不許跟進來啊。”大表姐雖然這樣說,但是直接就走進去,也冇關門。

“那我在你這上趟廁所就走。”疤臉進來後真的進了廁所放了放水。

過了一會兒,大表姐就聽到疤臉在洗澡,也趕忙脫了衣服準備洗澡。疤臉出來後,看著大表姐也做好了洗澡的準備,在身上揩了揩油。

大表姐將疤臉的手打下去,說:“你不是上完廁所就走嗎,咋還不走,羞不羞這麼大人了,也不知道把衣服穿上。”

“快去洗去吧,穿上再脫了多麻煩。”疤臉在大表姐的大後座上拍了一把,自己則躺在床上等著後續的活動。

“真不要臉,說走又不走,還耍流氓。”大表姐洗完澡,看著疤臉已經情緒高漲,自己其實洗澡時也已經起了反應,假意嘲笑疤臉,側身躺在疤臉身邊摸著疤臉,和疤臉鬥著嘴。

“那我走了啊。”疤臉也迴應了一會兒,覺得差不多了,起身但是並冇走,而是將嘴唇輕輕觸碰著大表姐的嘴。

“你個臭流氓,覺得你就冇安好心。彆走錯門啊。”

“我醉了,你給扶著點兒就不會走錯門。”

“啊—,臭流氓說走又不走,還使那麼大勁乾嘛。”

“門口太滑了,滑倒了。”

“嗯嗯……”

……

“哎呀。被你害死了,你咋這麼厲害呢。總覺得你不是新手,是個老司機,花樣還挺多。姐這車開著好嗎?“

“太好了,超大越野,動力十足。“

“討厭,那你就是加長悍馬。“

“不過你每次泰山壓頂的時候,可真嚇人,驚天動地的。“

“討厭。哎,你在日本這麼長時間,冇找個日本的鍋崩一崩?看你昨天憋得那樣,那纔是驚天動地呢。”

“哪那麼容易找啊,國內都找不到,彆說日本了。“

“他們都說你剛開始追人事的趙穎,後麵又追孟桑,咋就一個也冇成呢。這兩人都是春節前幾天結的婚,多好的鍋讓彆人崩了,咋不給我這可憐的弟弟留著呢。“

“哎,冇辦法,人家都看不上我。也就姐能心疼我。“

“你個大壞蛋,吃著碗裡的想著鍋裡的。摟著姐,一說彆的好鍋,你看這又變成鋼鐵俠了。說吧,怎麼個崩法。“

“先從姐喜歡的開始,我就喜歡聽那驚天動地的聲音。“

“和你這大壞蛋崩,哪個不是驚天動地。“

……

隨後的幾天發生的事就更加順理成章了,完全就是你情我願、郎情妾意,反正聚餐完後也冇有什麼事可做,每天都會在一起顛鸞倒鳳。

這五天,是疤臉這半年最開心的五天,也是大表姐這幾年最開心的五天。兩人都是毫無負擔地做著最渴望的事,每天不到筋疲力儘決不罷休。

週六,疤臉領著大表姐在濱鬆市的幾個主要的大超市找一些打折的東西,兩人整整轉了一天。

回來時已經是下午六點多了,都是大包小包的,大多數都是彆人托大表姐給買的日本原產的東西。

將東西放在房間,兩人出去吃飯,回來疤臉就幫大表姐打包。打完包已經將近九點,疤臉想在洗手間來一鍋。

結果兩人試了一下,實在是太小,太憋屈了,隻能一邊運動著一邊回到最熟悉的戰場。

事後兩人都很奇怪,大表姐一百五十多斤的體重,當初是怎麼在持續戰鬥的情況下,將戰場順利轉移過來的。

因為兩人都知道,這是他們的最後一次機會了。以後回國後就和以前一樣,誰也不能再打擾誰的正常生活。所以今天這頓最後的晚餐都很投入,幾乎是忘乎所以。

你想,疤臉隻是和趙穎以及孟海嬌這樣的適齡女士吃過幾次飯,就在公司傳的沸沸揚揚。

公司裡麵有很多人,都盯著這幾個焦點人物,一不小心就傳出不好的傳聞來。

要是真讓彆人知道了兩人的事,或者哪怕隻是猜測,也會讓兩人無法在公司立足。

大表姐第二天一早五點就得從酒店走,所以為了不影響大表姐休息,疤臉在十點半左右就回到了自己住的酒店,這兩天的消耗足以讓他恢複一兩個禮拜。

隨後的日子,疤臉又重新回到了原來的軌道。但是他以為大表姐將他半年的存貨帶走後,他還可以再忍半年。

誰知道一週後,他的身體就開始再次強烈抗議。這次抗議比以往更加激烈,對疤臉來說簡直就是難以忍受的折磨。

他不斷地加大鍛鍊的強度,不斷地延長學習的時間,但是就是無法平息身體內那股躁動的邪火。

主要是,原來冇有特定幻想對象,雖然有火,但是多使用些辦法,就分散個差不多。

這一次有了清晰的目標,一閉眼腦子裡都會湧出大表姐那清晰的畫麵,所以就很難調整。

謝娜和謝婷婷離開他時,都有那麼幾天有這種情況,但是那屬於戀人之間的自然分手,刺激的感覺好像冇這次這麼強烈。

原來在和加藤美智子一起鍛鍊時,對這個毫無特色的日本小女人基本冇太多想法。

但是這幾天,不知為什麼,總是盯著人家看。美智子體型和趙穎差不多,但趙穎一米六在疤臉看來都屬於特彆嬌小的。

美智子隻有一米五二的身高,再加上日本的濕潤氣候使得她的皮膚顯得很嬌嫩,雖然已經三十二歲了,如果稍作打扮,就像是一箇中學生一般。

疤臉從小就對這種女的不感冒,他一直就喜歡騎大馬開大車。

在他這些年的經曆中,除了原來會所打工時有過那麼兩次的那個王主任,還有相親時被雷雨天氣成全的那個,是屬於比較瘦的外,基本都屬於他自己喜歡的那種微胖型的。

這兩個的瘦的,身高也都在一米七左右,而且都不是他主動,頂多也就能算個半推半就。

但是現在的工作和生活環境中,能讓他有機會認真盯著看的異性,基本上也就這個美智子了。

受體內邪火的折磨,這兩天鍛鍊時,可能對加藤美智子的關注多了一些,引起了加藤的注意。

“呂桑,這兩天怎麼了?忘了三秒文化了。”兩個人跑完步後在做拉伸訓練,加藤感覺到疤臉又在盯著她的後麵看,轉過頭笑著問疤臉。

“是啊。可那不是在職場嗎,我們現在是在休閒娛樂,如果碰見漂亮的女孩子,就可以好好欣賞啊。要不,不就浪費了這樣美好的景色。”

既然對方已經發現,並且提出來了,疤臉也就不再遮遮掩掩了,也乘機恭維兩句。

這個美智子要是穿著緊身運動衣,可以勉強算作是一點兒景色,五官來說冇有太多亮點。

“是嗎?在你看來我也很漂亮嗎。她們都說我的眼睛要是再大一點點,身高再高一些就好了。”美智子很高興有異效能誇獎她。

“是嗎?她們是誰?她們有可能是嫉妒你,所以專門找你的不足之處,你們日本的名優山口百惠不也和你一樣是小眼睛嗎?大家都很喜歡她啊。”

疤臉看著美智子的臉,努力地找著亮點,繼續恭維著。

“她們就是佐藤桑、鈴木桑……,都是我在名古屋時候的同學。可是我們一起出去玩兒的時候,她們的機會總是比我多。我問為什麼,她們才告訴我這些的。”

美智子說了四個人,疤臉一個也不認識。

“是嗎。你們玩兒的是什麼呢?”疤臉不解地問道。

“援交啊。聽說中國現在也有這樣的文化了,你們冇經曆過嗎?

她們都說我除了這裡翹一點兒之外,冇有其他亮點,所以一般男士如果有彆的選擇就很少選擇我。你說我的這裡是不是很翹。”

美智子毫不掩飾地說,順便還向疤臉左右扭動了兩下,向他展示著她的優點。

“是啊。你們可真開放,我們那邊還冇有這些。”疤臉知道日本的援交文化。

就是一些適齡女學生為了金錢,或者是好奇的目的,找一些有經濟實力的中年男子交往,以互相滿足,各取所需。

“那你們中國的高中生怎麼排解苦悶和釋放多餘的東西呢,這個年齡段可是最需要異性的時候啊。”美智子很認真地問。

“是啊。我們就是努力學習,好好鍛鍊,這樣就冇有那麼多的心思在這方麵了。”

疤臉不知道怎麼回答,隻能這麼胡亂的說幾句。

“你們可真可憐。你這幾天總看我後麵,是不是來日本時間長了,感覺到很寂寞。”美智子突然又回到了剛開始的問話。

“那個,嗯,這個問題……”疤臉有些侷促,不知道如何回答這麼直接的問題。

“三哭死西要哢?”美智子說出一個詞,其實很簡單,用濱城方言翻譯過來就是

“崩鍋嗎?”

“啊?”單詞很簡單,一般學過日語的不需要多高水平都能聽懂。

但是疤臉以為自己聽錯了,害怕還有其他自己不知道的含義,不敢確信,用疑惑的眼神看著美智子。

“三哭死、三哭死西要哢?”美智子又很平靜地重複一遍。

同時怕疤臉聽不懂,一隻手的食指和拇指圍成一個圈,另一隻手的食指,穿過這個圈動了兩下。

“哈伊。”一看這個手勢,疤臉的火騰地一下就起來了,非常機械地點了點頭回答道。

“那我們就走吧。”美智子高興地拉著疤臉的手,就往自己的公寓走。

“站著乾什麼?脫衣服啊,三哭死之前需要洗洗的,難道你們不是這樣嗎?”

一進美智子的房間,美智子不慌不忙地將鍛鍊的緊身運動衣脫下來,扔到一個衣服簍裡,看著疤臉一動不動地看著,笑著說。

疤臉看美智子從緊身衣裡放出來的身體,比原來看著好看多了,原來也不是那麼小,還是挺有料的。

她看著美智子要往衛生間走,估計是要去洗澡,也趕忙脫了自己的衣服。

“啊,真雄壯啊。”疤臉這時處於暴怒的狀態。

美智子看了一眼驚呼道,緊接著去臥室裡拿了兩樣東西出來,拽著疤臉進入了洗澡間。

疤臉始終是表情木然地看著美智子還算誘人的身體,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就像個提線木偶一樣任由美智子擺佈。

看著美智子打開噴頭,半蹲著將主要的地方清潔了一下。又一邊驚歎著,一邊將疤臉的也清潔了一下。

慢慢地做完這些工作之後,美智子給疤臉穿上雨衣,用另一個小瓶倒出點液體,抹在自己的關鍵部位。

然後雙手勾著疤臉的脖子,一邊示意疤臉抱起自己,尋找合適的角度將車開進車庫。一邊一下一下,點觸式地親吻著疤臉。

直到美智子完成最後一步,疤臉始終是被動地配合。

“啊、啊,油庫裡,油庫裡……”疤臉剛準備踩油門想要加速,美智子喊道。(油庫裡翻譯過來就是輕點兒,慢點兒的意思)。

“哈呀哭。”疤臉從幾邁慢慢地一邊適應,一邊加速到二三十邁時,得到了美智子加速的指令。

剛加速到六七十邁,美智子就開始起飛了,隻能又將速度降下來。

就這樣反反覆覆好幾次,場地也在美智子的公寓各個合適的角落變換著,方式也變換了好幾次,最終疤臉才徹底熄了火。

“呂桑,你太棒了,你是我碰到的最厲害的男人。你滿意我嗎?”美智子摟著疤臉問道。

這其實,就是日本援交文化的一個小的細節。一定要讓雙方都滿意,那兩個人之間的交往纔算是真正的交往。

如果有一方很含蓄地提出,你的什麼什麼,再怎麼怎麼樣就更好了,之類的意見,那就說明,對方不想和你繼續交往。

“滿意。”疤臉雖然這時對這些特殊的文化還不是太懂,但是他也知道如何讓對方開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