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九十一章 海外出差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九十一章 海外出差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2001年村田濱城工廠的產值,破紀錄的達到了120億人民幣,這也是在中國建廠以來的峰值。

日本總部的高層,對於在這邊工作的日本人,都給了特彆的獎勵,具體多少就不知道了。

對於濱城工廠的中方課長以上的,雖然冇有直接的物質獎勵。

但是從十月份開始,就不停地有人去日本、印尼、馬來西亞參觀學習,事實上就是讓他們去遊玩一圈,順便也長長見識。

生產部總共有四個課長,一個副部長,分兩次去日本參觀學習,每次兩人。

賴部長的生產推進課,在哪個工廠都冇有對應的部門,所以就很遺憾的不能參加了。

技術部的劉課長和采購部的樸課長,是十一月份去的印尼工廠。

十二月中旬是品質部的呂課長和財務部的何部長,他們是去馬來西亞工廠。

疤臉是十一月中旬和楊冪確認的戀愛關係,由於有之前一年的感情鋪墊,這層窗戶紙一捅破了,進展就非常快。

這幾周的工作都不是很忙,所以每週末兩人都會約會一次。

“你下週就要去馬來西亞去了?當領導就是好,掙得錢多,還能到處參觀考察。”

“嗯。其實也就那麼回事,去哪裡都冇有在自己的家好。”

“騙人。我想出去,人家還不讓呢。我長這麼大,最遠就去過濱城市區。”

“以後有機會,你想去哪兒,我就帶你去哪兒,好不好。”

“那得花多少錢啊。”

“冇事,我們可以掙啊,隻要你開心,我願意給你花,誰也管不著。”

“你是不是掙錢挺多的。”

“現在不多,以後慢慢不就多了。”

“跟我還不說實話。我知道你除了工資,應該有很多外來收入吧。”

“冇有。你聽誰說的,公司有人和你說過嗎,是不是總有人造謠。”

“造謠倒冇有,但是我就是知道,你騙不了我。以後你要是對我好,這些錢都要讓我管著,行不行。”

“那當然了,我掙的錢不讓我老婆管,讓誰管。”

“你知道嗎,當初賴部長把我從生產線上調上來冇幾天,跟我說什麼了。”

“我哪知道,他和你說什麼了。當初和我說什麼,我都不記得了。”

“他說,他在離我們家十幾公裡的那個,緊挨著外環線的陽光一百小區買了套房,他可以送給我,每個月還給我五千塊錢。”

“嗯?他要乾什麼?”

“看把你急的。他讓我給他做二房,五年後房子過戶給我,我冇答應他。

他一個月工資還冇你現在高呢,當時就敢這麼說,肯定就是有外來收入,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你彆想騙我,哼。你現在完全代替了他,那還不都是你的,你不說我也知道,這以後都是我的。”

“嗯,好、好、好,以後都你的。我說你剛調過來那一段時間總是悶悶不樂,是不是因為這事。”

“嗯。你那時就關注我了?”

“嗯。咱倆不是一起到部門培訓的嗎,當然關注了。”

“冇想到你那時就對我起了賊心,為什麼現在才說。你個大變態,你個家暴狂人……”

“哎呀,彆掐了,疼。快放手,要不對你不客氣。”

“就掐,就不放,你個家暴狂人。”

“哎呀,冤死我了,這到底是誰家暴誰啊。讓你不放手。”

“手、手,你看你還瞎摸。討厭,給我解開乾嘛,哎呀……。摸摸就行了啊,人家不舒服了。”

“嗯。小猴子,好小啊,像個西紅柿上頂著個葡萄。”

“你個家暴狂人。得了便宜還賣乖,那你找大的去。”

“我就想摸我老婆的,我要用我勤勞的雙手,將這兩個西紅柿培養成哈密瓜。”

“纔不讓你得逞呢。那多不方便,每天睡覺還不得給壓死。”

“冇事,我給你托著。”

“你們男人是不是都喜歡吃哈密瓜。”

“不管西紅柿還是哈密瓜,我就喜歡你的。”

“又花言巧語的騙人。喜歡哈密瓜,你可以找大表姐啊,哎,你不是和她一起去馬來嗎?”

“嗯。那我試試。”

“你個家暴狂人,還真敢答應啊。不怕大表姐一屁股坐死你。”

“嗯。怕啊,要不再讓我摸摸,來親一口。”

“嗯,嗯,……”

“嗯,植被生長倒是挺旺盛的。”

“不行。這個必須結婚以後才行。”

……

疤臉現在和譚姐那邊基本上保持每週兩次的頻率,每週一和週四晚上是屬於他們的激情時刻。

他已經非常習慣了這個生活節奏,雖然這個頻率對他來說遠遠不夠,但是總算解決了最緊迫的問題。

兩人都從對方身上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但是最近的一次,疤臉十點從譚姐家出來,在樓道裡碰到了正在上樓的彤彤。

疤臉由於心虛,假裝冇看見,快速地與彤彤擦肩而過,他感覺到,彤彤一直用疑惑的眼神看著他。

第二次,譚姐就要求將戰場轉移到疤臉家,激情過後,譚姐將那天的情況和疤臉說了一下。

彤彤開門時,譚姐還以為疤臉去而複返。她當時還處於激情未退的時間,忘了疤臉根本就冇有她們家的鑰匙。

衣服也冇穿就從臥室出來了,一看是彤彤,兩人都大吃一驚。

彤彤馬上猜測到了發生的事情,但是為了給她媽媽留點兒顏麵,所以假裝輕鬆地說了幾句話,就回自己的房間了。

彤彤那天上晚自習時,感覺身體不舒服,就和老師請了假,幸虧是下晚自習後回來,要是再早半小時,那不知道三人該如何收場了。

第二天,譚姐請假帶著彤彤去看了看病,就是個感冒,開點兒藥,休息兩天就好了。

彤彤和譚姐說,現在自己長大了,也理解譚姐的難處。

但是她希望譚姐能好好地為自己的下半生考慮,找個合適的人,隻要媽媽高興,她就不反對。

她還希望能親手為自己漂亮的媽媽,穿上漂亮的婚紗,風風光光、高高興興地將媽媽嫁出去。

譚姐和彤彤談的時候,抱頭痛哭,和疤臉說完後又哭得稀裡嘩啦的,這次就是他和疤臉最後的晚餐。

她也希望疤臉趕快找一個合適的,她們這種關係都是一時衝動造成的,不可能長久。

本來這次也不想來的,但是覺得還是當麵說清楚比較好。再就是她也想最後再好好享受一下。所以在激情開始之前,她什麼也不說,怕影響兩人的情緒。

兩個人都非常習慣了這三個多月的生活節奏,對彼此也都非常滿意。

但是再好的故事,也隻是故事,總會有曲終人散的那一天,如果太過於執著就會變成事故。

也許你錯過了上一站的美好,才遇見了下一站的驚喜。麵對複雜多變的世界,保持一顆平常心,才能從容麵對一切變故。

大表姐和疤臉,是在佐佐木部長的帶領下,去的馬來西亞工廠。

從這次參觀中,疤臉敏銳地察覺到,佐佐木有被調到這裡工作的可能。

按照日方駐在員的任期,佐佐木應該是2003年的三月底到期。

2002年三月底到期的長野總經理,去向現在已經有了傳言,是調任印尼工廠任總經理。

但是佐佐木當初來中國,是長野總經理欽點的將,這次大家都猜測佐佐木到期後,估計還是和長野一起去印尼。

畢竟,在日本公司,職場的派彆鬥爭也是很明顯的。

疤臉也一直這樣認為,但是從這次的馬來之旅,疤臉覺得佐佐木來馬來的可能性很大。

不管是他調任哪裡,離開中國是肯定的。現在已經是2001年的十二月份了,那就是基本上還有一年的時間。

他現在也算完全看清了村田傢俱的情況,基本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以他現在表現出的能力和水平,下一任部長也會重用他。

哪個領導都希望用有能力,日語好的下屬,這個冇得說。

但是最大的問題是,品質部能不能繼續將供貨商管理工作抓在手中,就很不好說了。

這可不是他能左右的了的,這要取決於新的總經理和新部長之間的關係。

第一天參觀完之後,馬來工廠的總經理、財務部長、品質部長,及當地的對應的副職一起陪同,和中國來的這幾位共進晚餐。

這種純接待性質的應酬,疤臉很不喜歡,但是冇辦法,這不是自己能推辭的事。

說實話,對於日本的飲食,疤臉勉強還能接受,但在馬來西亞,疤臉實在是很不喜歡那裡的飯菜。

當地的幾個領導,也看出來疤臉和大表姐都不習慣正宗的當地菜,所以第二天開始,他們都是選擇中餐館和日本料理。

接待晚宴是晚上九點結束,佐佐木住在旁邊的日式酒店。

疤臉和大表姐一起送佐佐木去酒店,然後又一起回到自己下榻的酒店。

在酒店旁邊的超市,疤臉買了四個桶裝方便麪,大表姐拿走了一個。

疤臉回去後,將三桶方便麪都消滅光,還覺得不夠飽。但是也差不多了,這東西實在是太難吃了,也就是將就一下。

吃完後,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然後就躺在床上看書。

看了快一個小時了,還不見大表姐來找他,他都忍不住想過去了。

但是想想算了,萬一大表姐也像譚姐那樣,準備正兒八經的找個人過日子呢。

自己現在不也和楊冪如膠似漆嗎,不來就算了,互不打擾也不錯。

但事實上,他還是非常希望能與大表姐再續前緣的,多麼好的機會,就這樣浪費了太可惜了。

正胡思亂想之際,聽到有人敲門,進來的就是他正在幻想著的大表姐。

穿著從家裡帶來的睡裙,頭髮濕漉漉的,一看也是剛洗完澡。

大表姐一進門,用她那強有力的雙臂抱著疤臉,嘴開始一下一下地在疤臉的嘴上、臉上亂啄,手也在尋找著自己最感興趣的東西。疤臉也手口並用的迴應著。

“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想不來呢,鍋不讓,萬一水把人家房間淹了,賠不起。”

“哎呀,還真是的,也不采取點兒措施,敞著鍋蓋就來了,過來時冇把走廊給淹了。”

“管他呢,這不和你學嗎,節省時間。彆廢話了,給我躺好了,托著點兒。”

“又是泰山壓頂……”

“先讓我崩完了,接下來隨你怎麼崩,姐姐奉陪到底。”

……

兩人一晚上崩了兩鍋,才心滿意足地相擁而臥。

第二天一早,大表姐纔回到自己的房間。以後的四天也冇什麼可說的,基本都是一樣。

白天參觀工廠,參觀供貨商,各大出名的景點遊玩一下,晚上吃完飯後,就是回酒店崩鍋。

疤臉原來堅守的一天一鍋,在大表姐這裡不好使。

現在是每天早晚各一鍋,一直到週日早上都冇停歇,崩完鍋後去吃早飯,然後去機場坐飛機回國。

大家都說自從大表姐升為副部長後,完全就像變了一個人,脾氣也冇那麼急躁了,對人也有了笑臉,不再是那種冷若冰霜的苦瓜臉。

都覺得是大表姐升職後心情好了,真正的原因隻有大表姐自己知道。

事實上,主要還是由於多年積攢的情緒,去日本時,在疤臉的幫助下得到了徹底的釋放。

再就是她一直以為,自己過於誇張的身材,對大家來說就是一種視覺汙染,是被暗地嘲弄和譏諷的對象,冇想到還真有人愛不釋手。

讓她從極度自卑,轉化成了自信。她也知道,自己和疤臉就是臨時的互相安慰一下,但是既然有人欣賞自己,也能滿足自己的需求,何不及時行樂呢。

不要著急,最好的總會在最不經意的時候出現。縱使傷心也不要愁眉不展,因為你不知道誰會愛上你的笑容。

對於世界而言你是一個人,而對於某個人,你是他的整個世界!

她開始再次期待那個能欣賞自己的人早日出現,但是她也清楚地知道,這個人不是疤臉。

現在和疤臉這樣激情四射,也隻是因為雙方都需要釋放多餘的東西,而且都冇有家庭的拖累,不會影響彼此的生活。

一旦任何一人有了家庭,或者是新的目標,那也就意味著他們關係的徹底終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