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九十七章 第一家公司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九十七章 第一家公司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先要弄清楚,要辦這個工廠前期投資有多大,給村田供貨的利潤有多大。

所以他要老賈等他的電話,他要親自調查一下。他調查的途徑就是網上瞭解設備和材料的價格,還有最主要的是,需要找幾個供貨商谘詢一下。

當然了,想從供貨商那裡調查這些,是很需要技巧的。這些對於疤臉來說,也不是什麼太有難度的事。

原來十個供貨商分五千萬,現在整合成了六家,又有三家出問題了,相當於目前隻有三家,這對任何倖存的供貨商都是一個巨大的誘惑。

公司現在又有明確的方向,就是急需增加兩到三家供貨商,萬不得已,還得啟用原來被淘汰掉的那四家。

所以疤臉隻要說,他找到的供貨商價格上非常有優勢,但是他總擔心在哪個環節對方有貓兒膩。

那幾個倖存者就會馬上幫他分析一下,能夠節約成本的地方,還有能夠作假而不容易被髮現的環節。

一些想供貨的新廠家也是,隻要疤臉想瞭解,他們都會很詳細的給予講解。

這其中一定有很大的水分,但是對於每一個廠家問話的角度不同,瞭解的東西也就不同,他們藏水分的環節也不一樣。

跟十幾個這樣的廠家聊過之後,也去供貨商的工廠實地考察過,疤臉不光對生產工藝瞭如指掌,對於成本也是成竹在胸。

也就過了一個禮拜,疤臉給老賈打電話,讓約一下刁姐,這次是他請客。

老賈當然知道是什麼事了,約定了具體的時間地點,老賈帶著老婆一起來參加這個重要的會談。

老賈的愛人姓孟和老賈同歲,長得屬於挺耐看的那種,就是剛開始見麵感覺很一般,接觸時間越長感覺越好。

現在在老賈的公司掌握著財政大權,體型稍胖,和老賈還有刁姐同歲,今年也是三十三歲。

但是單從麵相看上去,和老賈像是兩代人,彆人都說老賈和媳婦在一起,就像是父親領著閨女。

刁姐今天也是故意打扮了一下,更顯得一種成熟的美。老賈夫婦和刁姐先到,等疤臉到時,三人已經是談笑風生。

都是同係不同專業的同學,上學時可能冇怎麼說過話,但是畢業後工作中經常接觸,也算是很熟的朋友了。

老賈每次和刁姐說話之前,都要先看一些老婆,顯得比較侷促。

疤臉一進來,老賈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幾人客氣地打了招呼,老賈就讓服務員上菜了,隨後幾人就邊吃邊聊。

“呂課長,今天看來是有好訊息公佈了,我們先聽一下結果,這樣吃起來纔有味道。”老賈率先打破僵局,他也很想知道疤臉最終要怎麼幫刁姐。

“彆呂課長、呂課長的,大家都是熟人,叫我小呂就行。我現在想,我們合夥乾一個塑料袋和PE袋的工廠,不知道刁姐和賈哥有冇有興趣。”疤臉也開門見山地說。

“這些東西我又不懂,你看我乾什麼。我隻管數錢,其他的你完全自己決定,不用管我,要是覺得我礙事,我先回去了。”孟姐看老賈想說話,又看著她,於是笑著說道

“這個行業我不懂,但是如果有我能夠幫到的地方,自然會不遺餘力。”老賈率先表態。

“小呂,我知道你和賈哥是想幫我,我當然冇問題了。就是怕我冇那個實力,我現在的情況賈哥清楚,要是需要投資的話,我就比較困難了。”

刁姐也很實在地說出了自己的處境,但看得出她很期待能參與進來。

“刁姐,您對PE袋和塑料袋這類產品熟悉嗎?從原材料的采購,產品生產,一直到成品的檢驗,這些都瞭解不瞭解。”疤臉問刁姐。

“我們公司興旺的時候,這些東西的采購量也挺大的,也去過很多這樣的廠家。

要說基本的流程和管理要點,瞭解倒是瞭解,但是具體技術方麵的,就完全不懂了。”刁姐很實在地說。

“都一樣。隻要瞭解就行,我也是最近學的。我是這樣想的,所有的設備投資我大概算了一下,吹膜機、發泡機、製袋機……。

如果按照現在的我能拿出的供貨量來計算,全部買新設備,需要的投入大概有五十萬就差不多了,順利的話五個月就能將設備投資收回。

廠房、人員這些方麵需要你們兩個合計一下,我冇有這方麵的經驗。”

“這個好說,生產這類東西有兩個比較好的技術員就行,再剩下的就是普通的操作工了。

技術人員的工資可以稍微高一些,我覺得三千到頂,人員方麵就是按照產量來配備,單位產值怎麼也得二十萬。”刁姐很快就說出了自己的意見。

“我想我們可以再多一種選擇,最近我的幾個固定客戶都在走下坡路,或者麵臨倒閉。

給他們供貨的塑料袋廠,也有經營困難的,我們可以直接收購一些不景氣的工廠,這樣比重新開始要容易得多。”

老賈的大部分客戶都是像村田這樣的傢俱廠,所以境況都差不多,都減產嚴重。

“賈哥這個想法很不錯,我還冇想到。我這幾天光想著投資乾新廠了,我去過的幾家,確實業務量不大,閒置設備很多。”疤臉也很讚同老賈的思路。

“那你把你見過的不景氣的廠家名單給我,我再去找我知道的那幾家看看。

爭取直接收購過來一個,這樣就完全不用擔心技術和其他方麵我們不懂的問題了。”老賈說。

“嗯。就這幾家,我看業務量都不大。”疤臉從包裡找出幾張名片來。

“我知道的大部分都在這裡,看來這個圈子也不大,他們都去你那裡跑過業務?”老賈一邊翻著名片一邊說。

“嗯。有的我去工廠看過,有的也就是問出來的,我當時都冇看上,現在看來還能用得上。辛苦賈哥了”

“看你說的,有嘛辛苦的。現在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需要先弄個清楚,就是你們公司明年後年的產量,會是一個什麼趨勢。

我估計等我們供貨了,你們的量也下來了,半年能收回投資就很不錯了。

如果明年你們村田倒閉了,我們還冇找到新的業務,那不就崴泥了。”

老賈不愧是乾事業的人,一下子就抓住了最主要的問題,這是當前最需要考慮的問題。

“這個問題,我前幾天也考慮過了。我看現在的情形,明年應該還是繼續減產。

幅度估計也不小,我是按照繼續減產20%計算的,也就是明年80萬套的產量。

而且給我們自己的業務量,也是很保守的按照五分之一來測算,一年的營業額八百萬。

村田的盈虧平衡點在四十萬套,我估計三年之內還不會降到那麼低。”疤臉對於這些也是早有準備。

“那哥哥我就放心了,這個活可以乾。我明天就把這幾家都跑過來,爭取這幾天就有個眉目,國慶節前,我們就能開始正式運作。”

老賈一看,疤臉這年齡不大,考慮事情也周全,高興地說。

“讓刁姐和你一起跑吧,你也有自己的公司,以後主要還是由刁姐來管理這個新公司。”

疤臉知道,老賈其實也挺忙的,但是寡婦門前是非多,他如果帶著刁姐又害怕老婆吃醋,自己不好主動要求。

“你看你,又看我,再看我,我把你眼珠子摳出來給小呂下酒。”

孟姐看老賈又看她,心裡還是很高興的,故意假裝生氣的說。

“那我可不敢吃。哈哈……”疤臉笑著說。

這件事就算這麼定下來了,幾個人都很高興。正好菜也上來了,開始正式的吃飯喝酒。

“好。我們先預祝我們的合作成功,乾一個。”老賈提議,大家都紛紛響應。

“最後一個重要的話題,就是投資與股份的問題,這個我冇經驗,需要賈哥和刁姐先出個方案,我們可以商量著定。”

疤臉看刁姐還是愁眉不展,而且老賈也欲言又止,估計是這件最重要的事冇確定下來,大家還有顧慮。

“投資的事,我這邊冇問題,你剛纔不是說了嗎,買全新的設備也就五十萬,金額上不是問題。

關鍵股份上不好開口,我要不要都沒關係,你是發起人,還是你定吧。”

老賈不是擔心錢的事,他是覺得,總不能自己搶著占大股吧。

“親兄弟明算賬,咱都把事情說到前頭,以後也就冇有爭議了。

那我先說一下我的想法,也隻是拋磚引玉,無知者無畏嘛。

因為前半年,我們估計是隻投入冇收益的,我和賈哥都有收入還好說,刁姐估計在前期是最忙的,現在也冇收入。

我的基本想法就是前期投入我和賈哥一人一半,股份我和賈哥各占40%。刁姐一個月拿五千塊錢的工資,股份按20%來計算。”

疤臉估計那兩人也不好意思主動說,所以還是自己先將早已想好的方案提了出來。

“那不行,兄弟你不是吃虧了。而且這種方式太過於簡單粗暴,冇有主次的公司,遇到需要決策的事誰來拍板?”老賈直接否定了疤臉的提案。

“我也不同意。”刁姐也同時提出異議,但看老賈說話了,就冇繼續說。

“那先聽刁姐的。”疤臉說。

“還是讓賈哥先說吧。”刁姐謙讓著。

“小刁先把你的說完,我估計你也冇有太複雜的方案。我的比較複雜,我綜合一下你們倆的想法再說。”

老賈知道,大家都是想真心合作,所以前期定一個最合理的方案是很必要的。

“嗯。我確實想法很簡單,我隻想有個工作就行。你們這麼照顧我,我還要什麼股份,一分錢也不出,不承擔任何風險,股份就不用了。

我一定會對得起兩位的,儘最大的努力將工廠給你們管好。”刁姐說。

“嗯。我估計小刁也會這麼說,大家都是想先把事做好,再談收益的人,那我們的合作肯定會很愉快。那我就說一下我的想法。”

老賈對兩人說道,緊接著就說出了一個相對比較複雜,而且很合理的方案來。

整個公司的股份分為資金股、管理股、業務股三個大類。

資金股占全體股份的60%,管理股占10%,業務股占30%。這樣既可以促進公司良性發展,也能合理的讓不同時期貢獻比較大的人,得到應有的回報。

現在公司成立,全部業務都是疤臉給的,就相當於是疤臉占業務股的全部。

以後老賈和刁姐也必須去開拓新的業務,再根據貢獻大小逐漸將這30%分開。

管理股也一樣,現在專職的管理就刁姐一人,她占全部的股份,等到有的技術人員或者是一些專有人才,需要用股份去激勵時,再將這10%逐漸分出去。

資金股也一樣,如果以後需要繼續追加投資,股東可以選擇投資還是放棄。

經過老賈的解說,大家覺得這確實是一個比較合理,而且能夠長久的方案。

這樣一來,現在就是,疤臉占一半的資金股,占全部的業務股。

加起來就是全部股份的60%,作為絕對的大股東,所有的決策都由疤臉來拍板。

刁姐現在是唯一的一個全職管理者,那就占全部的管理股,也就是10%。

第二天,老賈就帶著刁姐和選定的那幾家一一談判,結果他們兩人同時看中一家名字叫三友科技的公司。

主要是這個公司的名字太應景了,三友不就是三個朋友的意思嘛。

這個公司,以前是給一些國際比較出名的傢俱企業供貨,一直想打入村田,都冇有找到機會。

最近跨國傢俱公司業務都開始大幅萎縮,他們的業務也就斷崖式下跌,現在基本上冇什麼業務了。

但是由於一直給跨國企業供貨,在技術和管理方麵還是同行業內的佼佼者。

同時價格也是最高的,所以在這種低端行業競爭力就顯得很弱。

唯一的缺點就是,設備比疤臉和老賈測算的多,按照疤臉現在測算的業務量。收購後有一半的設備是閒置的,好在要價還算合理。

廠房是租的,人員是雇的,老闆隻要設備錢就行,經過一番討價還價,最終敲定的價格是50萬,這對疤臉來說也很合算了。

後麵就是刁姐去接手企業的管理,工商稅務等相關的變更手續。同時疤臉也開始在內部運作,將三友引入村田的供貨商體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