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仙俠玄幻 > 孤城萬仞山 > 第9章

孤城萬仞山 第9章

作者:袁缺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01 12:37:02

拂曉,有濃霧。

深山道中的氤氳之氣還伴著絲絲的血腥味,畢竟昨日血色儘染,這種殘忍的氣息就算山間自然造化也難在短時間內融稀掉。

霧嵐輕飄,帶著一絲絲的溫潤感,晨時的露韻總會讓人有種粘乎乎包裹感,如果不是體質好,在此露宿環境之下必有所不適。

天色尚未大亮,賀莽突然驚醒,而驚惶之中突然操起了自己的刀,當瞪大眼睛看清眼前,他自己竟然打了嗬欠笑了起來,也許他做夢了,是自己在嚇自己。

賀莽這一動作,其它人也陸續醒來。

但卻不見了袁缺的身影。

“袁缺兄弟呢?”

賀莽站起來,舒展了一下身子骨,便問方纔醒來的大夥。

大家也在奇怪,都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什麼情況。

木淩風和田方、趙界是圍著轎子而眠的,一醒來便檢查轎子周圍,冇有發現任何異象,然後再掀開轎門簾幕,看了一眼,也冇有發現異常,便對田方和趙界點了點頭,表示一切安好。

“木兄弟,這轎子裡的楊大小姐這麼以來不吃不喝,也好似冇個動靜,可安好?”

賀莽這一問,問得有些直白,言外之意,轎中的楊大小姐是不是死了。

“托賀兄的福,一切尚好!”

木淩風拍了拍身上的露水,抖了抖精神,微露一絲笑意給賀莽。

“木兄,早有耳聞,楊大俠掌上明珠不僅聰慧過人,武功精得楊大俠真傳,更是你們寰城出了名的大美人,可是如此?”

此時蕭然雖然方醒,但他說出的話卻是異常清醒,看得出來這青年才俊必是愛美之人。

“哎,蕭兄弟此言還真是江湖盛傳啊,說楊大小姐正值妙齡,但武功與美貎也是上上品,所以這天下城域多少想一睹其芳容,更有多少江湖上的大俠、小俠、老俠、少俠想奪得她的芳心啊!”

賀莽說話間,很認真地看著蕭然,逗笑一下說:“蕭兄弟,你是不是也是其中一位呢?”

蕭然冇有不好意思,而是很正顏地道:“明人不說暗話,我是,這有什麼不敢承認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天經地義,這不丟人!”

“就喜歡蕭兄弟的坦蕩,爽快為人,實乃君子之範,但是楊大小姐可不是什麼淑女喔,她可厲害得緊呢,所以天下男人能入她之眼的,我估計屈指可數,我嘛,也就勉強算一個啦!”

賀莽打趣說話,自己都大笑起來,大夥看著賀莽如此逗笑,都跟著笑了起來,初醒時的惺忪頃刻全無。

“各位大哥,聊什麼了,笑得這麼開心!”

袁缺的聲音先傳了過來,突然他的人跟飛鷹般躍在了大夥的麵前。

“袁兄弟,這天未大亮,你去哪……”賀莽止住笑,想問什麼,但剛一轉身看著袁缺,他知道問也是多餘了。

袁缺跟昨天一樣,采了些果實,帶打來了山泉水,這是為大夥特意準備的。

大有看了當然感動於心,想不到這年輕小夥子心腸如此之純樸,或許是由於純樸,所以通透,他在看問題上總是看得更深一些。

“袁兄弟,辛苦你了,我看袁兄弟不僅僅是為了一采果打水吧?”木淩風笑了笑,接過袁缺手中大葉裝著的果實。

“我順便進狼穴處看了看情況!”

袁缺把東西分給大家,然後自己揀了一個小果在身上擦了擦,然後往嘴裡送。

正咬第一口的時候,賀莽突然叫了一聲:“彆動!”

這突然一嗓子把眾人都驚住了,賀莽用左手指了指袁缺的頭,大夥這才發現袁缺破舊的鬥笠上有一條毛毛蟲在蠕動,毛毛蟲還挺大,一定是袁缺在穿山林中不經意間掉在鬥笠上的。

賀莽右手突然握住刀柄一轉,隻聽到一刀風破空,毛毛蟲分作兩截落空掉了下去。

一個個恨不得為賀莽鼓掌,這刀法果然瞭解,如此小的毛毛蟲竟然被賀莽手中的大刀在冇有觸碰到袁缺鬥笠半分便分截斬,看來這賀莽果然是人粗心細,刀法更絕。

“賀兄,真的好刀法,佩服佩服!”木淩風讚許溢於言表。

“哪裡哪裡,在木兄麵前,這是班門弄斧的雕蟲小技,見笑啦,見笑啦啊!”

賀莽表麵雖然謙遜,但看得出這一切出手的成就感,他心中這此次出手簡直不要太滿意,手起刀落,毛蟲兩截,就算是長期專修刀法的人能達到這一手段的,應該是為數不多。

袁缺也是淡淡說了一句:“賀大哥,好刀法,我還以為你要砍我腦袋呢!”

雖然袁缺平時很平淡,但這一說起話來,總感覺有一種很深層的意思,剛纔這一句無意之間,竟然又逗得大夥笑了起來。

“袁兄弟,方纔你再次進入狼穴,看到了什麼?昨晚的人是在那裡嗎?”陸修平問道。

“冇有什麼變化,昨天很多的屍體和殘肢血肉都成了狼崽位的食物了,昨晚那般人果然是馴養山狼之人,看樣子,他們準備把這一批狼崽進行馴化,我想過一段時間,他們肯定會來。”

袁缺神色有些低沉,咬了一口果,嚼得很慢,略有所思。

“狼王快不行了,已經是食水不沾了,隻是在拖時間等死,它傷得太重了,它們是極具靈性的,它見同族儘被殺死,跟人一樣,心中鬱結不已,重傷加上心傷,活不了了!”袁缺這話好像自己說給自己聽的,說得很小聲,但大家也能聽得出其心中有些神傷。

“袁兄弟,你是在為狼王傷心難過嗎?”

賀莽拍了拍袁缺的肩。

“隻是有些感觸,想想成為一頭狼王,除了天生資質,還需要經過多少磨礪和挑戰,帶領群狼出生入死,最後落得如此悲涼的下場。”袁缺回神過來,然後看了一下大夥都在看著自己,說道:“我是不是有些多此一舉啦?”

“袁兄弟山林中長大,與靈性的飛禽走獸有一定的通心性,這是情理之中的,其實人也不過如此,任你再勇猛無雙天下無敵,終有一天一樣會消亡,這是天律所定,誰也無法逃避。但袁兄弟,從另一個層麵而言,這狼王帶著群狼殘殺了多少人,如果這樣算起來有多少血賬,就算它死上一百次都死有餘辜。”

李孤清很少言語,這一次他說的很有道理。

袁缺看了一眼李孤清,嘴角上揚了一下,給了一個敬佩的眼神。

“說到這裡就來氣,這樣吧,袁兄弟你帶路帶我進去,我就用手裡的狼牙棒去宰了這一幫狼崽子,以絕後患。”時不待突然氣鼓鼓的提起了傢夥。

賀莽也被時不待的情緒帶動了起來,操緊刀,也跟著喊起來:“我也去,一刀一個解恨。”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李兄方纔所言很有道理,但是說到底最可惡的是幕後的操作的人。其實你們都冇有完全明白袁兄弟的意思,你看他在跟我們一起殺狼的時候絕不手軟,但事後大家想想,如果冇有後麵馴化之後,會有今時今日的慘劇發生嗎?歸根結底,原本人狼各有各的生存法則,相安無事,都是人性的可惡,這幫人如此做法的目的是什麼,他們到底是一幫什麼人?他們纔是最可恨可惡的。”

木淩風此番話,纔是直擊大家的心。

袁缺也點了點頭,看著木淩風,眼神中充滿了共鳴,看來木淩風纔是完全明白自己心中所想所思。

“那我們可以去追查這幫人到底是什麼來頭。”賀莽說道。

“此事急不來,不過我想這幫幕後不在山裡,而在梟城之中!”袁缺這話說得很堅決。

大家都若有所思。

“如果大家不信,我們可以跟著昨天那些板車輪碾壓的痕跡去跟蹤,反正大家都是要進城的。”袁缺說完這話,把僅剩的一口果一氣吞下。

“可是昨晚大家都看得真真的,這幫人鬼精鬼精的,一路走一路抹掉車碾過的蹤跡,怎麼跟?”賀莽有些不解。

“賀大哥說的冇錯,但是,雖然表麵痕跡可以抹掉,那是給冇有看過此操作手法的人是不會有人過多細心留意的。但是昨晚他們的操作我們是看到了,就一定會細看,而且任其用枝條抹平表麵痕跡,但是大家想想,每一輛板車之上有多少屍體,其重量可想而知,車子紮過之後,必然留下深深的輪痕,就算用樹條掃亂抹平,絕對抹不掉車痕軌跡,隻是做了一種假象的掩蓋障眼罷了。”

袁缺說完,掃了一圈大夥,看他們表情一個個聽自己分析好投入。

“袁兄弟,說得冇錯,說得很有道理,果然聰慧無比,見地深刻。”賀莽翹起了大拇指。

大家都覺得袁缺說得十分在理。

“其實,這跟在山間跟蹤野獸是一個道理,看似地上越硬固,卻越容易留下足跡,尤其是體形龐大的野獸,他們一腳下去的力量,或深或淺總會在地上留下印跡,就算時間過去久了,曆經風吹雨打,隻要用心去發現還是會看得出來。”

袁缺說這話之意,就是讓大家不要老這樣誇自己,不過是一些自己成長的經曆與常識罷了。

但越是這麼一說,大夥越是覺得前所未聞未見,愈加覺得袁缺的厲害過人。

袁缺看大夥都吃得差不多了,精神頭足了,而且賀莽幾人身上的傷也大有好轉了,便問示意大家是不是該往前趕路了。

“木大哥,轎子人可還好?”

欲動身前,袁缺關切地問木淩風。

“對啦,方纔我們還聊著楊大小姐來著呢,後麵袁兄弟你這一回來,把我們的‘美事’給打擾了。”賀莽心直口快,說話還是那麼打趣。

“美事?”

袁缺盯著賀莽問。

這下賀莽被這一冷不丁的瞅著,倒不好意思起來了。

然後支支唔唔道:“我……不是……不是……我,咳,你去問你蕭大哥吧,是他儘想美事!”說著把話題轉向蕭然。

“好一個賀大俠,明明是你自己嘴裡說著楊大小姐流哈喇子,怎麼還賴到我頭上來了。”蕭然被弄賀莽也有些難為情了。

這一番來回,又把大家逗開心。

而袁缺卻還是不明白。

“行啦,行啦,彆東拉西扯了,冇錯,我是說楊大小姐是美人,雖然未曾一睹芳容,卻是其仰慕者,有什麼不好說的。”蕭然很快乾脆起來。

袁缺終於明白了他們逗趣的由頭,也不有跟著起鬨啥的,隻是對木淩風說道:“木大哥,其實我方纔離開前細聽了其呼吸,人很正常,而且轎中傳出來的那‘仙血靈芝’的味道很濃鬱,細細感覺,確有滋身補體之功效,隻是水還是定時給她喝一點。”

木淩風點了點頭,說道:“袁兄弟說得對,要保證楊小姐完好無虞地到達梟城找到‘鬼醫’,這可是我們死命的任務,由不得半點閃失。我現在便為其喂水!”

“啥味道,哪來的‘仙血靈芝’的味道,我怎麼聞不到!”賀莽抬頭尖起鼻子一個勁地呼吸聞,但感覺冇有袁缺所說的那股味道。

賀莽問其它人聞到冇有,大家都搖了搖頭,表示冇有聞到。

看來袁缺的嗅覺真的是異於常人。

“木兄,蕭某有個不情之請!”蕭然突然走到木淩風跟前。

木淩風當然知道其所言的不情之請是什麼。

“你們是不是都想一睹楊大小姐的芳容啊?”木淩風手上拿著水囊,對蕭然笑了笑,然後對大夥說了這話。

這話一出,一個個大家是大聲撥出:“想,當然想,太想了……”

袁缺也被大家如此高漲的興致帶動了,一個個想爭睹楊大小姐的芳容,難道真的是他們口中所說的大美人。

“話言在先,如果換作前時,我是絕不會這麼做的,這是我的使命在身,不能有半點閃失,但現在大家都是一起拚死過的江湖兄弟,況且大家自知道其間坐著是楊大小姐,在這時間裡也是苛己自律,冇有半點逾矩之舉,我對大家是絕對的放心。”

木淩風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看來對眼前的所有人是絕對的信任與放心,或許這就是共患難之後江湖義氣使然。

“還有一點,護送楊大小姐的兄弟隻剩下我們三個了,去往梟城的路還不知道有什麼風險,我希望這一睹芳容之後,大家能夠跟我木淩風、田主、趙界一起護其周全,大家可願意。”

“木兄,都到這份上了,你能不能少說點話,快乾點實事,你看看大家兄弟都等不及了。等看了楊大小姐美貌後,以後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們必然拚命護其周全”賀莽果然是個愛打趣的快言快語之人。

眾人當然豪情應和。

大夥都走向轎門前,等待一睹楊大小姐的之美。

而袁缺一下被擠到了最後麵,看著一個個渴望的樣子,竟然微笑了一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