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玄幻 > 陰陽石 > 第六卷第一百零八章 老謀深算

陰陽石 第六卷第一百零八章 老謀深算

作者:南覺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2-02 17:46:42

葛遠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不斷地分析兩幫人的路線,漸漸地,翟秋子的棋勢逐漸被其摸清,他選擇了均士魅,在木子雲一行人的每一步之前,均士魅總能占儘先機,提前去了豐巢,結果分化了風箏和望鄉,削減了木子雲的戰力,提前去了棲霞城,找到了筆作。

翟秋子非常清楚,以木子雲的性格,是不會在筆作的考驗中勝過均士魅的,所以均士魅會得到筆作的幫助,重新開啟二尾狐的靈智,並使其提前復甦。

葛遠說道:“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在渤海牧,你應該是想讓木子雲一行人中的誰死,對嗎?”

翟秋子沉默了片刻後,說道:“是的。”

“死的是誰?”

“你算算看。”

葛遠仔細將渤海牧中,兩幫人的遭遇想了一番,瞬間驚覺,說道:“你好狠啊,死的...是鈴鐺!”

“隻是冇有想到,她不僅冇有死,還提升了,雖然身在棄境,但能量的程度卻已經達到亡境第十五層了。”翟秋子淡漠地說道。

葛遠算清楚了,翟秋子也該是給了均士魅一行人錦囊,給鈴鐺的是“不要去買糖人”,目的就是為了讓她不要碰見與自己樣貌相同的另一個女孩,卻讓嵩陽瓏洛“一定去買糖人”,隻要碰到了那個女孩,嵩陽瓏洛是會殺死她的,同時,嵩陽瓏洛也會對鈴鐺出手,鈴鐺是修行者,所以嵩陽瓏洛下的手夠重,原本鈴鐺是先死的,可惜被風箏的生機拖住了時間。

“鈴鐺要是死了,木子雲大概會瘋,其對均士魅的恨將達到不可估量的地步,很可能在暴走之中,失去理智,被均士魅抓住機會一舉擊殺”葛遠繼續說道,“您老根本冇做最終對戰的準備,是打算在路線之中,就把結果得到了,事已至此,我還是不理解,就算你要減少惡,難道留下木子雲一行人不更好?”

“惡就是惡,不會因為人性的不同而有不同的結果,相信我,木子雲若是活下來,他帶來的災難不會比均士魅少,隻要‘凶獸’們減少到足夠少的數量,那‘天神’就輕鬆了。”

葛遠繼續分析,渤海牧中木子雲和均士魅的打鬥應該是出乎翟秋子意料的,鈴鐺未死,木子雲未暴走,那計劃繼續,隻是本該在渤海牧中得到的魔劍劍鞘回到了鼎背群妖穀,也恰好可將木子雲一行人分成兩幫,“等等”葛遠說道,“您早就料到了劍鞘會飛回鼎背群妖穀?如果他們冇有分開,而是一同去了豐巢,木子雲不會讓他們分開的。”

“她們會走的”翟秋子說道,“就算豐巢冇有成功,風箏和望鄉也一定會離開。”

“為什麼?”葛遠掐指一算,接著慢慢說道,“您老原來布了這麼多局,鈴鐺若死,木子雲大概率也會死,惡少了,反而風箏會對均士魅痛惡至極,那剛好可將剩下的惡消滅,鈴鐺若未死,原來如此...嘶..那個突然復甦三千年前記憶的東鮫,也是您的手筆,等等...”葛遠又算到從前,恍然大悟,原來翟秋子對分化木子雲和風箏的舉措,在很久之前就已經開始了,目的就是潛移默化地勸風箏離開,甚至算到最後,葛遠還發現,連嗚央城的事,也被翟秋子安排了,再往前....

《最初進化》

葛遠慍怒地瞪著翟秋子,字字戳心地質問道:“虎子的死...”

翟秋子沉默不語,葛遠卻喝道:“回答我!”

翟秋子這才慢慢回道:“他們之間,需要仇恨,一開始擁有仇恨的隻是鈴鐺而已,還遠遠不夠。”

“所以木子雲幾人的訊息並不是蘇老頭傳出去的,而是你,是你把木子雲帶回至寶的訊息,給了蘇老頭!”葛遠發怒道。

“老蘇啊,在我身邊安插了五個眼線,做的很用功,三十年前就進來了,有一個還成為了元老,不過,也方便了我...”

葛遠掀翻了桌子,茶杯碎裂,茶水撒了一地,葛遠怒道:“你一次次地將他們推入深淵,為了殺惡,自己成惡,杜虎有罪嗎?他是惡孽嗎!”

“他們需要仇恨啊,隻要擁有了翻不過去的生死之仇,纔會相互碰撞,纔會交織命運,從均士魅第一次來到凰都,就在他與我見麵前的那半柱香的間隙之內,我就算清楚了一切,我給了他帝俊盾,選擇幫他或者指引他,即使我冇見過木子雲一行人,但我也算到了他們會來,也清楚,你一定會與他們成為朋友,這就是宿命啊,我不得不這麼做,知道嗎,小遠,均士魅和木子雲若不產生仇恨,或不一直交織命運,均士魅會在北海域屠戮十億生靈,而木子雲一行人將在南海域掀起大戰,七八億生靈和修行者也會葬送其中,你可以算算他們的往事,但凡他們所到之處,皆生大戰,這就是‘惡’啊,命中註定的‘惡’。”

翟秋子繼續說道:“可一旦我把這兩種惡交織在一起呢?災難不會降至人間,反而降臨到他們自身,‘惡’與‘惡’開始消磨,隻有他們鬥得越狠,陽間才能平安。哎...杜虎的死,也是意外,原本該死的....是鈴鐺,我誘導著均士魅去找尋長壽花,再將木子雲也引去了長壽花,有你在,他們一定會成功,一步步落下棋子,終是為了最後讓暴走在城門處的鈴鐺看到嵩陽瓏洛,你也明白,要將這些超脫天命約束,隨時隨地都能改變命運的傢夥在關鍵的時候湊到一起,是多麼的困難。均士魅一行人本來是能夠殺死鈴鐺的,可我卻冇想到,嵩陽瓏洛想將其折磨致死,卻也耽誤了時間,鈴鐺活了,可總得有人去死啊...均士魅漠然眾生,他不會擁有任何仇恨,所以,要死的人,隻能是木子雲一夥中的某個人,我原本以為失敗了,冇想到....杜虎他...也是趕巧了。”

“一切,皆是計劃,皆是棋子,皆是安排”葛遠的眼裡滿是質疑,“大君主,木子雲他們能來凰都,是不是也是你的安排?我會跟他們相遇,也是你的安排?”

“奧西裡斯的死亡騎士軍可不隨意的出現,自然是我給了點指引,你忘了你當初向我抱怨自己一身寶貝,卻身貧如洗,我給你指了什麼地方?”

“嗬嗬,打鐵鎮”葛遠自嘲道,“所以我被安排著早早等在了那裡,您什麼都不用多做,他們一定會來到我的攤前,因為我們目的相同,而我又疲於無法破解鐵背頭的局,所以會邀請他們同路。”

翟秋子歎了口氣,說道:“還是得幫襯著些,那一段時間的打鐵鎮,有一半都是凰都之人,我說過你要多去凰都裡轉轉,若是你做了,你會見到那些熟悉的麵孔。”

“唐道元呢?也是你的棋子?也是你故意為之?”

“道元...木子雲他們想要得到長壽花,需要它的能力,在最終路線進行之時,也需要它...但它最大的作用,還是為了讓風箏和望鄉離開,嗚央城外,木子雲和遊盛的生死之戰時,遊盛的寡力散落人間,寡亡之境下的修行者,無法抵抗,當時太過混亂,誰也冇有察覺到木子雲的身上飛下來一個光點,那是一個錦囊,錦囊大開,一道神識飛入了唐道元的腦海。”

“給唐道元的錦囊之言我也清楚,‘隔開持槍者’,在原定計劃中,木子雲幾人與蘇老頭的最終決戰裡,蘇老頭會喚出‘八將’,八將八位一體,心心相印如銅牆鐵壁,木子雲幾人根本無法對付,可破陣點,就在那持槍之將身上,隻有唐道元的卷軸能將持槍之將隔開,以助於木子雲幾人獲勝,我以為計劃變了,這條錦囊之言應該是廢掉了。”

“我從一開始,就不是為此而準備此言的。”

“一開始就是為了嗚央城?”

“對。”

“你果然算出了嗚央城!”

“不然,你以為瑕驪族禁錮了四百多年的瑞獸,如何能逃脫?又為何能湊巧飛到木子雲身前?”

“你真是個魔鬼!”

“哈哈哈哈”翟秋子笑道,“遊盛的寡能四濺,你用全身至寶抵擋,自然是能護得周全,而望鄉和道元本是能夠進入庇護的,錦囊之言入了道元的腦海,才改變了此果,那是我的聲音,所以在情急之中,它一定會去做,為此它丟了一條手臂,也成功將本可以進入庇護的望鄉阻斷了去路,望鄉中了招,半數魂魄儘亡,他與方天慕是宿命之敵,所以,他不可能再與方天慕同路了。”

“還有轉機,他們不一定分開,會的,你想想,他們接下來會去哪啊?”

葛遠打了個冷顫,心中頓如死灰,他看向了地麵,嘴裡唸叨著:“‘夕’....糟了。”可越想越不對勁,他立刻又質問道:“不對!不對!你改變了什麼!你又打算犧牲誰!難道是...”

“還得感謝你,是你助我完成此計。我知道你算出了我的計劃,所以見蝶而分本是為了分出風箏和葛遠,不讓他們去豐巢,你失敗了,卻成就了我,不過到關莫回,會成功的。”

“可惡!”葛遠如泄了氣的皮球,一屁股坐了下去。

夕陽待落,木子雲和方天慕終於來到了“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